降临第四主日礼拜三晚祷
返回

诗篇139


139:1 (大卫的诗,交与伶长。)耶和华啊,你已经鉴察我,认识我。

139:2 我坐下,我起来,你都晓得,你从远处知道我的意念;

139:3 我行路,我躺卧,你都细察,你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

139:4 耶和华啊,我舌头上的话,你没有一句不知道的。

139:5 你在我前后环绕我,按手在我身上。

139:6 这样的知识奇妙,是我不能测的;至高,是我不能及的。

139:7 我往哪里去,躲避你的灵?我往哪里逃,躲避你的面?

139:8 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里;我若在阴间下榻,你也在那里。

139:9 我若展开清晨的翅膀,飞到海极居住,

139:10 就是在那里,你的手必引导我,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

139:11 我若说:“黑暗必定遮蔽我,我周围的亮光必成为黑夜”,

139:12 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你不见,黑夜却如白昼发亮。黑暗和光明,在你看都是一样。

139:13 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

139:14 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

139:15 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处被联络,那时,我的形体并不向你隐藏。

139:16 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或作“我被造的肢体尚未有其一”),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

139:17 上帝啊,你的意念向我何等宝贵,其数何等众多!

139:18 我若数点,比海沙更多。我睡醒的时候,仍和你同在。

139:19 上帝啊,你必要杀戮恶人,所以你们好流人血的,离开我去吧!

139:20 因为他们说恶言顶撞你,你的仇敌也妄称你的名。

139:21 耶和华啊,恨恶你的,我岂不恨恶他们吗?攻击你的,我岂不憎嫌他们吗?

139:22 我切切地恨恶他们,以他们为仇敌。

139:23 上帝啊,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

139:24 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


第一经课 哈该书2:1-9


2:1 七月二十一日,耶和华的话临到先知哈该说:

2:2 “你要晓谕犹大省长撒拉铁的儿子所罗巴伯和约撒答的儿子大祭司约书亚,并剩下的百姓,说:

2:3 ‘你们中间存留的,有谁见过这殿从前的荣耀呢?现在你们看着如何?岂不在眼中看如无有吗?’”

2:4 耶和华说:“所罗巴伯啊,虽然如此,你当刚强!约撒答的儿子大祭司约书亚啊,你也当刚强!这地的百姓,你们都当刚强作工,因为我与你们同在。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2:5 这是照着你们出埃及我与你们立约的话。那时,我的灵住在你们中间,你们不要惧怕。

2:6 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过不多时,我必再一次震动天地、沧海与旱地。

2:7 我必震动万国。万国的珍宝必都运来(或作“万国所羡慕的必来到”),我就使这殿满了荣耀。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2:8 万军之耶和华说:“银子是我的,金子也是我的。

2:9 这殿后来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在这地方我必赐平安。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第二经课 启示录21:9-27


21:9 拿着七个金碗、盛满末后七灾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来对我说:“你到这里来,我要将新妇,就是羔羊的妻,指给你看。”

21:10 我被圣灵感动,天使就带我到一座高大的山,将那由上帝那里从天而降的圣城耶路撒冷指示我,

21:11 城中有上帝的荣耀。城的光辉如同极贵的宝石,好像碧玉,明如水晶。

21:12 有高大的墙,有十二个门,门上有十二位天使;门上又写着以色列十二个支派的名字。

21:13 东边有三门,北边有三门,南边有三门,西边有三门。

21:14 城墙有十二根基,根基上有羔羊十二使徒的名字。

21:15 对我说话的,拿着金苇子当尺,要量那城和城门、城墙。

21:16 城是四方的,长宽一样。天使用苇子量那城,共有四千里,长、宽、高都是一样;

21:17 又量了城墙,按着人的尺寸,就是天使的尺寸,共有一百四十四肘。

21:18 墙是碧玉造的,城是精金的,如同明净的玻璃。

21:19 城墙的根基是用各样宝石修饰的:第一根基是碧玉,第二是蓝宝石,第三是绿玛瑙,第四是绿宝石,

21:20 第五是红玛瑙,第六是红宝石,第七是黄璧玺,第八是水苍玉,第九是红璧玺,第十是翡翠,第十一是紫玛瑙,第十二是紫晶。

21:21 十二个门是十二颗珍珠,每门是一颗珍珠。城内的街道是精金,好像明透的玻璃。

21:22 我未见城内有殿,因主上帝、全能者和羔羊为城的殿。

21:23 那城内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上帝的荣耀光照,又有羔羊为城的灯。

21:24 列国要在城的光里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将自己的荣耀归与那城。

21:25 城门白昼总不关闭,在那里原没有黑夜。

21:26 人必将列国的荣耀、尊贵归与那城。

21:27 凡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总不得进那城;只有名字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才得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