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AD341年安提阿主教团会议决议

AD341年安提阿主教团会议决议

 翻译:王恩 吴婧婧  校对:纵蓓

背景介绍:本次大公教会主教会议于公元341年夏在叙利亚的安提阿召开,主要内容涉及教会神职人员权柄的要求、主教的按立、职权和教会的财产。召开于Golden大教堂落成之时,之所以要特别注明时间,是因为在此地曾召开过两次安提阿会议,前一次是异端们召开的。 

规条一:论到教会的会众,任何人胆敢无视尼西亚会议(蒙上帝所爱的君士坦丁大帝出席了此次公会议)所颁布的有关圣安息日之条例规定,一再违背会议所通过的此项决议,则立刻开除并请出教会;如果是教会神职人员,不论主教、长老或是执事,擅用私权,律守犹太教的安息日,从而扰乱了人心、妨碍了教会正常秩序,则将其视为败坏他人自食其果的毒根,必须开除出教会;另外,这类人被免除圣职之后,任何人胆敢再与之行相交礼,也将如他们一样被革除。即便是他们曾经参与大公会议、众神职人员共同享有的外在荣耀,也将一并剥夺。 

规条二:若有人在进到上帝的教会,也听了圣经的教导之后,竟拒绝参与众人祷告,或是由于个人任性地破坏教会秩序,不愿出席神圣圣餐礼,应该将他逐出教会。除非在他们悔改认罪、主动补赎、结出果子并诚心祈求饶恕后,才可给予赦免;在此之前,不可与开除教会之人行相交礼、或在私人住处聚会;也不可同不在教会参与祷告礼之人同处祷告;更不许接纳不按时聚会之人;因此,若主教、长老、执事或任何大公会议的出席者违反此条,与教会开除之人行相交礼,则同样将其开除,因为这样行是混乱了教会秩序。 

规条三:教会中,不论长老、执事,还是其他圣职人员,若擅自撇弃并离开侍奉的教区,举家迁址至另一教区,打算在那里长期服侍,甚至是在主教要求他回归的时候拒绝顺服,则无权再履行任何权柄。若如此依旧拒绝对自己的命令无礼悖逆,则革除其圣职,并不再给予机会复职。此后,任何接纳他们的主教都会因其违背教会律法的行为受到主教团的处罚。 

规条四:由主教团免职的主教,或由主教免职的长老与执事,若仍胆敢在此后继续行使任何圣职,就算他之前是主教、长老、执事,也不可能在其他主教团中找到复职机会,更没机会为自己辩白。任何与上述之人行相交礼者,特别是在已知晓其判决结果的情况下依旧如此行之人,将从教会除名。 

规条五:若长老或执事中任何人藐视主教权威,私自离开教会,自行组织聚会并搭设祭坛,且拒绝主教的多次传召(回归教会),不愿顺服回教会,则在三次警告以后,将其彻底开除出教会,将来也不留任何补赎或复职的机会。此后,若他仍不停地扰乱教会秩序,则视其为分裂者,交给民事机关处置。 

规条六:由教会主教开除之人,其他任何教会不可接纳,除非主教决定再次接纳他;或者,他有机会在主教团会议上出席为自己辩白,并说服了所有人,得到重新判决。此项规条适用于平信徒、长老、执事并所有的圣职人员。 

规条七:对于无所属教会推荐信的人,其他教会不可接纳作为会员。

注:Commendatory / canonical / communion letter: 荐信(短时间去其他教区牧会);letters pacifical: 求助信; letters dimissory:荐信的一种,专指永久迁移教会地址时使用。在教父时期“Canonical Letters”即荐信,一般都须有主教盖印“episcopal seal”,这在希坡主教圣奥古斯丁(St. Augustine)和亚历山大主教(St. Cyril)圣西普里安的书信中都有提到。 

规条八:乡村教牧无权致荐信予其他教会,最多可致予教区主教;而有圣洁生活见证/品性良好的乡村主教(chorepiscopi)则有权如此行。 

规条九:各省主教(Bishops)必须服从都主教(都主教the Bishop of the metropolis)之权柄,因其关顾全省事宜。据此主教团规定:都主教拥有最高权柄,而其他下设的主教也必须在得到他的首肯情况下才可处理重大事宜(此条源于教父时期的规条);除非此事事关各个教区或地区。 因各教区主教有责任以应有的虔敬管理隶属教区、合理供应本市内的教区、按立长老并执事、公平决断一切事务。然而,若无都主教在旁监督批准并主教团准许,他不可僭越行事。) 

规条十:神圣大公教会会议规定:乡村地区或乡村教区的主教虽已接受按立,成为众主教一员,仍必须谨守权限,仅仅有权管辖隶属于他的教区教会,不可贪图除这些关怀与管理之外的权柄;不过,乡村主教有权柄按立圣经讲师、副执事以及驱魔师,但不可贪图此外的按立权柄——即在没有得到管辖他和其地区的都主教之认可的情况下,越权按立教牧或是执事。假若他胆敢如此触犯大公会议规定,则剥夺他享有的一切权柄。此外,乡村主教的按立应由他隶属的城市主教来负责。 

规条十一:不拘是主教、教牧,亦或其他任何出席公会议的信徒,若在没有得到该省主教(尤其是都主教的许可)的许可或书信的情况下面见罗马皇帝,此人则应该受到公开惩戒:不仅停止其圣餐而且开除其圣职,因他违反教会规定,竟擅敢烦扰备受圣爱之皇帝。但若此事兹大,不得不去面见皇帝,则应该在都主教并该省其他主教的的许可和建议下,携推荐信同去[1]。 

规条十二:由主教革除圣职的长老、执事,或是主教团罢免的主教,不可直接上诉皇帝,并因而忽略在此事上自己当尽顺服的本分。如果他既不上诉于上级主教团(greater synod),向其他主教申辩,亦拒绝顺服处罚决定,如此,则此人永不得赦免,即以后不再给予机会辩解,也没有可能重新使用。 

规条十三:任何主教不可擅自越省或教区,按立其信徒圣职之尊荣,亦不可拉拢他人跟他同行,除非得到当省(地)主教和都主教的信函邀请。但若他在没有得到邀请之情况下,越权按立圣职并干涉其他教会事宜,则他所行都为无效,且要为违背规定与越俎代庖之举接受惩戒,由主教团将他免职。 

规条十四:若主教接受审查之时,该省其他主教在判决上持不同意见:有人认为无罪,另外的认为有罪。为了平息纷争,神圣大公会议规定:都主教应该召开主教团会议,并邀请邻省主教一并出席、投票,达成统一,做最终判决。 

规条十五:若被告之主教经本省众主教的审理判断之后,各主教意见一致,给予同样的裁决,则无需邻省主教再次审断,而是坚持该省众主教的原判。 

规条十六:任何主教不可在没有主教团的情况下擅自控制无主教的教会,若违反此条,即便是遭夺权之会众最终选举他担任此项大任,也必须将其驱逐。并且,只有都主教在任时,主教团的活动才是合法的。 

规条十七:经正式按立的主教,若拒绝接受所委任的管理教会圣徒的重任,之后又不理会劝诫,依然拒绝接受应负责的教会,则暂时开除出教会,除非他愿意接受按立的职位与委予的责任,或是待本省教会法庭进行进一步裁决。 

规条十八:若被任命负责某整个教区的主教不按要求管理该教区,且并非由于其本身之失误,而是因为教会会众的拒绝接纳或另外的非他所致之原因,他仍应拥有主教之头衔与职任,只是他不可干涉任何教会事宜,而是要待到省主教团审理、决断之后,顺服遵行。 

规条十九:主教的选立按立须有都主教携主教团共同出席。都主教在到场之时,无论如何都应致信、邀请省主教团其他主教也一并到场。受邀之主教团成员应全体出席,若有困难,也应有大部分主教出席或致信参与投票,以便选举结果能当场得到多数人的支持意见。违此规定之按立则算无效。但如果一切按照规定程序执行,却有喜爱争竞之人提出反对意见,则以多数人的投票意见为主。    

规条二十:教会规定:为了牧养教会、止息争端,每年应该召开主教团会议两次(由都主教来通知各教区主教们列会),一次是在复活盛宴之后第四个星期,如此会议就可于五旬节第四个星期结束;第二次则是召开于十月十五日,即马其顿日历中Hyperberetaeus月的第10/15天;此时,自认受到不公正判决的教牧、执事并其他众神职人员可以诉诸于该会议,求得主教团的裁决。然而,任何人不可以在无都主教授权的情况下私自召开会议。 

规条二十一:不论由于主教自身意愿,亦或是迫于会众的意见和主教团的施压,任何教区主教都不可随意接受调遣。而是应依照之前相关的规条所言,依旧坚守从起初蒙召所事奉的教区,不可任意接受遣派。 

规条二十二:任何主教不可私自到其他城市或教区,严禁在没有当地主教准许的情况下,到其他主教管辖的区域施行按立、任命、调遣长老与执事。若任何主教违反上述规条,其按立都视为无效,其本人也将受到主教团之惩戒。 

规条二十三:主教无权任命另一个人作为其继承人,即使在主教临死时也不可以。违反此规定,则任命视为无效。但按照教会法规:在老主教安息后,只有在有其他主教参与的大公教会会议上主教才可以被按立,会议上参与的主教们有权推荐值得被按立的人。

注:这里讲到的与在十三条中的不一样,因为那是针对无自己的主教管辖,而由都主教并其他主教代管的教会,而这是论有自身的主教的教会。 

规条二十四:教会财产应由教会自己管理,保管时不仅仅要万分谨慎,且要靠着在上帝里面的良心与信心,因为祂护理并审判万事万物;还要听从教区主教之判断并顺服其权柄,因为他蒙召牧养众圣徒并为会众之灵尽心竭力。然而,在此之外,主教之下的圣职人员(长老和执事)也须清楚知晓何为教会财产,以便能熟练分辨,于他们无所藏匿。一方面,在主教意外离世时,圣职人员已了解教会财物状况,确保教会财产免遭侵吞或盗窃;另一方面,防止有人假借教会公物为由,侵占已逝主教的个人财产。如此,在上帝面前和在众人面前,都应将主教之私物归给法定继承人,而教会之公物归还教会保管;这样,教会没有损失,已逝主教亦不会因教会利益受损,更使其家人远离控告,自身名誉在离世后得保全。 

规条二十五:主教应全权管理教会财资,且怀着敬畏神的心,合理分发给缺乏之人。但是,若有适当理由,他也可以以此补给自己所需、帮补暂时同住的主内弟兄,使其不致缺乏。应该如圣使徒们所教训的:“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如若他不知足,并因此私挪公款充作己用,且拒绝在与长老并执事商量建议下管理教会财资和收掌租田租金,却将该大权交给自己的家人、亲人、兄弟或儿子,使得教会账目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受损,那么他就必须要接受省主教团的调查。此外,假若他人指控主教与长老合谋侵吞教会财资(不论是来自田地还是其他收入),压迫穷人,辱没教会财账,则必须将其主教与长老交由主教团审查并对其罪恶进行惩戒。

[1]该规条是早期教会为了制止当时已存在的不良风气而作,这一风气在后来又称“国家全能论”。那时不止是政府在国家基督教化之后不久就开始干涉教会事宜,且一些主教或神职人员因罪恶发动,觉得无法在教会中达到个人目的,而诉诸于民事权利,甚至是皇帝本人,因此对教会的整个秩序造成了威胁,灵性权威也遭弃绝。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安立甘传统 » AD341年安提阿主教团会议决议
分享到: 更多 (0)

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新兵招募问题解答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