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公元381年第二次大公教会主教团会议

公元381年第二次大公教会主教团会议

信经篇 

   此次大公会议所形成的信仰宣言是在325年第一次大公会议,即第一次尼西亚会议的尼西亚信经之基础上进行的修订版本。

   1. 我信独一上帝,全能的父,创造天地和有形无形万物的主。

   2. 我信独一主耶稣基督,上帝的独生子,在万世以前为父所生,出于上帝而为上帝,出于光而为光,出于真神而为真神,受生而非被造,与父一体,万物都是借着他造的;

   3. 为要拯救我们世人,从天降临,因着圣灵,并从童贞女马利亚成肉身,而为人;

   4. 在本丢·彼拉多手下,为我们钉于十字架上,受难,埋葬;

   5. 圣经第三天复活;

   6. 并升天,坐在父的右边;

   7. 将来必有荣耀再降临,审判活人死人;他的国度永无穷尽;

   8. 我信圣灵,赐生命的主,从父和子出来,与父子同受敬拜,同受尊荣,他曾借众先知说话。

   9. 我信独一神圣大公使徒教会

  10. 我认使罪得赦的独一洗礼

  11. 我望死人复活

  12. 并来世生命。阿们

 规条篇 

以下七条是此次会议所立信仰规条,已得到各省共150位列席会议主教一致通过:

  第一条:此次会议规定:众圣徒必须继承坚守尼西亚(位于卑斯尼亚)会议之380位教父所共同宣认之信仰告白,不可轻视之。任何与之相悖的邪说,如犹诺米派、极端亚流派、半亚流派、敌圣灵派、撒伯流派、马赛瑞安派、弗提尼亚派、阿伯里拿流派,都应视为可憎的。

第二条:各教区主教不可越界干涉非隶属教会的事务,亦不可引起教会内部混乱。应按照规条所限,命亚历山大宗主教仅管理埃及教会事宜;东方教区众主教管理东方教会事宜,同时,照尼西亚公会议所定,享受安提阿教会(治理)特权;亚细亚教区众主教只管理亚细亚教会;黑海地区众主教仅治理该地区教会;色雷斯教区众主教亦只管理色雷斯地区的教会。且禁止任一主教在未受邀的情况下,越区主持按立仪式或主持其它所有教会圣事。此外,尽管应严格遵循上述有关教区管理的规条,亦不可忽视尼西亚会议之规定,即各省主教团自行主持本省教会事务。然而,蛮夷之地(非罗马帝国之领土)的教会却应依照教父时期之传统治理教会。

:罗马帝国时期,非帝国领土之蛮夷国度的教会在按立主教之时,理所应当地应该接受其它教区派遣的主教,且由于教区刚刚成立,生命成熟的神职人员人数非常少,只能隶属于其它教区的管理制度下。

第三条:但是,君士坦丁堡主教应该享有仅次于罗马主教的尊荣,因为君士坦丁堡是新罗马。之所以规定君士坦丁主教的荣耀地位是因为按照希腊的传统,主教之教会地位与所属城市之地位同等,因此在君士坦丁被定为首都后,主教之地位也随之提高。

:君士坦丁堡:是今天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的旧名,原名为拜占庭,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丁一世公元330年5月11日定都此地,便出现了“君士坦丁堡”这一名字。君士坦丁把此地命名为新罗马(拉丁语:Nova Roma;希腊语:Να Ρμη),但此名称甚少人用。

第四条:此次会议亦对愤世者麦克西莫斯并其近期在君士坦丁堡教会造成的混乱进行了评判,即大公会议宣布一切有关麦克西莫斯或由他所行之圣工都为无效,因此教会拒绝认可他曾经与现今的主教身份;且经他按立之人的神职人员地位亦不得接纳。

:有关麦克西莫斯的资料:麦克西莫斯曾是君士坦丁堡教会第一任大主教,备受敬仰,力反亚流主义;后在罗马皇帝的迫害中被流放四年之久,当他回到自己曾经的教区时,发现纳西昂的格里高利已接续其职位,并且亦十分得尊崇。尽管格里高利主教很高兴热情地接待了他,且颂词赞美他,请他与自己同桌吃饭,公开高举麦之地位,却依旧无法平息麦克西莫斯心中的不平与失望。于是,野心驱使他开始谋划篡位。他说服亚历山大大主教彼得等其他几人与他同谋此事。终于,在一个夜晚,格里高利病卧在床之时,他与众同谋冲进教会,以“格里高利的按立没有按照大公教会规定而行”为由,罢免他并施行了不合法按立,使麦谋位成功。但是,在次日引起轩然大波之后,遭到爱戴格里高利的会众的愤怒驱逐。后来,又试图在亚力山大教区、西方教会中得到支持,无果。最终,在第二次大公会议,又称第一次君士坦丁堡会议中被公开批评谴责。

  第五条:(据说这条可能是382年在君士坦丁堡召开的另一个会议上制定的)论到西方教会之教义大全,大公会议宣布:大公教会接纳安提阿教会中宣认三一论的信经,即上帝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上帝。

:此处所讲到的西方教会教义大全,经多方推断被认为是369年修订的西方教会教义大全。

  第六条:鉴于近期屡次有信徒假着爱争竞和毁谤之恶心,意图编造罪行指控管辖教会的主教,混乱颠覆教会原有秩序,只为侮辱圣职人员的名声,并在平静的会众中掀起波澜。因此,大公教会主教团决定齐聚君士坦丁堡,此举目的虽并非是要胡断是非、纵容任何一个妄加毁谤教会带领的人,但亦不会冤枉诚心指罪之人。判断之时,若所遇的指控涉及到与主教个人恩怨/主教私犯,即自己与主教间有一些私人事宜未处理,如指控者认为自己被主教骗取了钱财、或在其它方面遭到了不公平对待,那么针对这种案子,不论是对原告者本身,还是对其信仰状况,主教团都不予调查。因为主教的良心在这件事一定应是无可指摘的,而指控之人,不论其信仰背景如何,则需受到公正处置;若所遇对主教的指控是涉及到教会内部事宜的,就应当细致调查指控者本人,至少首先避免发生异教徒肆意毁谤公教会牧者、妄论教会事宜。

  异教徒主要明指两类人:一、是此前被逐出教会且定为可憎的人;二、是宣称自己持守纯正信仰,却又对抗大公教会主教,分裂教会自立门户(即私自举行非法崇拜聚会)的人。

  此外,任何因罪被判开除教籍或停禁圣餐之人,不论是圣职人员还是平信徒,在未澄清自己被指之罪前,都无权控告大公教会主教。同理,任何依旧是待罪之身之人,在未证明自己的清白之前,亦不可控告大公教会主教或圣职人员。然而,当原告既非异教徒、亦非被罚停圣餐、逐出教会、为待罪之身的人之时,对于他/她针对大公教会主教提出的关乎教会事宜的指控,大公教会规定,任何案件,都应首先上诉本省主教团,提供指证,证明被告主教的罪行,之后静待处理。当相关案件超出本省主教团的处理范围之时,则应由主教团将案件汇交至上级教区,以召集更多隶属主教共同处理;而原告需先笔头签署保证书,誓言:若调查发现原告屈枉了被告之主教,则应担受(与被告)同程度的惩戒。任何人都无权藐视大公教会在控告一事上的规定,越级上诉罗马皇帝、民事法庭,或是僭越省主教的权柄直接上告大公教会,一经发现都违犯者,直接剥夺其上诉权利,因其蔑视大公教会规定,肆意扰乱教会秩序。

  :1.这里的Diocese指的不是现在所说到的一个小教区,而是指那个时候囊括了多个主教教区和省份的宗主教教区。2.有关罗马法律在毁谤之罪上的规定:在原告无法证明他对他人私犯的控告的时候,会被认为是毁谤,应承受所告发之罪的相应惩罚。

  第七条 此条针对从异端归正大公教会的而且得救的教徒制定了一下的接纳方法与规矩:对于亚流派、马其顿派、撒巴提安/安息日派、诺洼天派,自称清洁派或卡特里派、14日派、阿波里拿流派之人,只有他们递交书面认罪书,放弃过去错误信仰,憎恶一切有悖于神圣大公使徒教会之信仰的教派,教会才可接纳他们;

此后,他们将立即接受油膏礼,即将圣油浇灌于其额部、眼部、鼻孔、嘴部并耳部;并要告知受礼者“此即圣灵之浇灌”。然而,对于优诺米派(主张只浸洗一次)、孟他努派(此信条中称其为佛罗吉亚派或撒伯流派,他们主要传播教导圣父与圣子之特质的问题,且任意妄为诸多其它恶行)并其它诸异端教派之人(此时的异端邪说盛行,特别集中于迦拉太地区),若他们愿意悔改归正,教会依旧可以接纳,但初始阶段须视其为异教徒。其后的头天可承认他归正;次日可承其为教会慕道友;第三日,为其行驱魔礼,即对其面部、耳部连续吹气三次;第四日,开始对其进行教导,劝诫他委身教会、坚持听道;之后,即可为其施洗。

注:14日派,原来小亚细亚各处教会将犹太教逾越节的第一日即亚笔或称尼散月的第4日,不论是主日或非主日,定为复活日。后来教会史上称他们为“14日派”Quarto-Decimans。但西方以罗马为首的教会,相信主耶稣是在主日上(7日的第三者日)复活的,规定逾越节后的主日为复活日。主后325年举行公教会第一次大议会于尼吉亚Council of Nicea(即规定尼吉亚信经的议会)规定主日为复活日,判那些“14日派”为异端,并授权亚力山大教会逐年决定复活节日期,先期通知各处教会,以资一律.——江苏教区主教毛克忠所著的复活节日期考。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安立甘传统 » 公元381年第二次大公教会主教团会议
分享到: 更多 (0)

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新兵招募问题解答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