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色在天主教礼仪中相对于其他颜色的使用频率最低,只在四旬期第四主日(Laetare Sunday)及将临期第三主日(Gaudete Sunday)时,即两个喜乐主日才出现,而后则不再使用。这种用色规范是教会不间断的传统,被传承至今。但可悲的是,在世界范围内的很多堂区,即便有玫瑰色祭衣,却也没有得到使用。在某些情况下,这可能是有合理的原因,但更多的则是一种错误的思想:这算是罕见的礼仪用色,在现今的教会中不使用也无所谓了;这导致信众彻底遗忘了玫瑰色,误以为四旬期、将临期的颜色永远是紫色。或甚至将玫瑰色理解为红色。

礼仪用色在教会内都包含着特殊的象征含义,错误的用色会导致象征含义出现错误。这体现了我们如何看待神圣礼仪的问题,对于礼仪的重要意义如果更多些重视,就不会忽视甚至故意弃绝正确的礼仪用色。

如同在两个喜乐主日的时期,慈母圣教会充满了喜乐。虽然救世主还未降临,但教会却因离救世真主越来越近而欢欣雀跃。因此她不愿意独有这份喜乐,为让信众在长久的忏悔节期中获得短暂的休息与对救主的盼望之情。教会对于此意义的外部表达,就是更换玫瑰色祭衣。这不光只在主教、司铎的服饰上体现,执事、总执事的五六品褂和折叠祭披,也会变色。这就像一首优雅的诗歌,在严谨庄重的氛围中叙说对天主的期待;但这些教会元素在最近(梵二会议后)已经不再严格遵守,这应当引起足够的重视;玫瑰色的使用有助于将喜乐的精神传达出来,这也是教会所期望达到的目的,进一步说明礼仪用色的重要性。

从历史角度上探讨,直到公元7世纪,祭衣的颜色都是白色的;教宗英诺森三世(1216年驾崩)时,教会有了四种礼仪颜色(红、绿、白、黑)和三个次要的颜色(黄、玫瑰、紫)。公元1550年,现在教会内所见到的颜色,才有了严格的规定。

现今,关于礼仪用色的基本规则,我们可以在《罗马弥撒经书总论》(GIRM)的第346号中查到:【346.关于礼服的颜色,应遵照〔罗马教会〕传统用法,即:

白色(金色):用于复活期与圣诞期的日课和弥撒;此外,也用于主的庆节(苦难庆典除外);圣母、天使及非殉道圣人的庆节,诸圣节(11月1日),洗者圣若翰诞辰(6月24日),圣若望宗徒兼圣史庆日(12月27日),建立圣伯铎(伯多禄)宗座庆日(2月22日)及圣保禄宗徒归化庆日(1月25日)。

红色:用于基督苦难主日(圣枝主日),圣周五(救主受难纪念),五旬节(圣神降临主日),耶稣苦难的庆典(如十字圣架庆日),宗徒与圣史的殉道庆日,以及殉道圣人的庆典。

绿色:用于常年期的日课与弥撒。

紫色:用于将临期与四旬期。也可用于追思亡者的日课与弥撒。

黑色:按当地习惯,可用于追思亡者弥撒。

玫瑰色:按当地习惯,可用于将临期的「喜乐」(Gaudete)主日(将临期第三主日),和四旬期的「喜乐」(Laetare)主日(四旬期第四主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