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正教教父對《創世紀》的註釋(三)

第一章 如何閱讀《創世紀》(續)

二、諸聖教父──我們理解《創世紀》的鑰匙

  在諸聖教父的著作內,我們發現了「教會所懷有的心情」──對天主啟示的生活理解。他們是我們在包含天主啟示的古代文獻與今日的現實之間的聯繫。若沒有這一聯繫,每個人都各按自己的意思來理解──結果就有了各種各樣的解釋與宗派。
《創世紀》有許多教父註釋。這已指示了我們:教會的諸位教父認為本書極其重要。現在,讓我們看看有哪些教父談論過本書,他們寫過哪些有關《創世紀》的書。
在這一課程中,我們主要採用初期教父的四部註釋:
一、金口聖若望給整部《創世紀》寫過一部廣註,與一部略註。廣註稱為《〈創世紀〉講道集》,實際上它們是在大齋期內所發表的一系列講座,因為在大齋期內,在教堂裏要誦讀《創世紀》。這一廣註包含六十七篇講道,共計七百多頁。金口聖若望在另一年又講了八篇有關《創世紀》的講道(即略註),有幾百頁的篇幅。【註九】他還寫了一篇題為《論世界的創造》的論著,有一百多頁的篇幅。因此,在金口聖若望的著作中,我們有一千多頁的有關《創世紀》的註釋。他是本書的主要註釋者。
二、敘利亞的聖厄弗冷,大概與金口聖若望同時,也對整部《創世紀》作了註釋。在他那被簡稱為《聖經經卷註釋》的著作中,有幾百頁的篇幅是專門講解《創世紀》的。聖厄弗冷被評價為舊約的註釋者,因為他懂得希伯來語,是個「東方人」(即擁有東方人的思維方式),又懂得科學。
三、大聖巴西略將他講解創世六日的講道集【註一○】稱為《Hexaemeron》──意思是「六日」。在初期教會的文獻中,還有另一部《Hexaemeron》,一些人將它的寫作時期追溯到第二世紀。我們可以說,聖巴西略的註釋是最具權威性的【註一一】。它並沒有對整部《創世紀》做註,而只是註解了《創世紀》的第一章。他還寫過一部名為《論人的起源》的論著,我們也要加以引用,它如同是《Hexaemeron》續篇。
四、在西方,米蘭的聖盎博羅削讀了聖巴西略的講道後,也自己寫了論創世六日的講道集【註一二】。他所寫的《Hexaemeron》篇幅非常長,大約有三百多頁【註一三】。聖盎博羅削還寫了《Hexaemeron》續篇──《論伊甸樂園》,以及《論加音與亞伯爾》兩部論著。
除了這些基本的註釋之外,我們還會看許多沒有對整部《創世紀》或整個六日創造加以註釋的教父著作。例如,聖巴西略的兄弟尼撒的聖額我略有一部《論人的受造》的論著,詳細註釋了《創世紀》第一章的結尾與第二章的開始。
我們也採用了正教教義的概述。聖若望•達瑪森的《正統信仰闡詳》一書,包括了論述六日創造、人的受造、墮落、樂園等問題的章節。初期教會的教理講授──尼撒的聖額我略的《大教理》與耶路撒冷的聖濟利祿的《教理講授》──也有一些有關這些問題的詳細講解。
在教父世界觀的一個特別問題上,我採用了大聖亞大納削、尼撒的聖額我略與米蘭的盎博羅削論述復活的論著。

新神學家西默盎撰寫了論亞當、墮落與初造世界的講道,我們在《亞當的罪與我們的救贖》【註一四】一書中有它們的英文翻譯。
神學家聖額我略有許多有關人的受造、人的本性及其靈魂的著作。大聖瑪加略、阿爸聖多羅德奧、敘利亞的聖依撒格,以及其他有關修行生活的作家,經常談論亞當與人的墮落。由於修行生活的基本目標就是回歸亞當在墮落前的狀態,他們談論了人墮落的意義是什麼,樂園是什麼,我們要回歸的是怎樣的一種狀態。
真福奧斯定在《天主之城》中也觸及了《創世紀》的議題【註一五】;聖額我略•帕拉瑪斯在他的護教著作中也談到了許多這方面的問題;西奈的聖額我略也撰寫了有關樂園的論著。
(還有一些後期的註釋,不幸的是,我沒有看過。一部是喀琅斯塔得的聖若望所寫的《Hexaemeron》,另一部是莫斯科的菲拉列特所寫的《創世紀》註釋。)【註一六】
這些教父並沒有對我們可能具有的有關《創世紀》的問題給出全部答案;我們卻寧願閱讀他們的著作,從而獲得我們對《創世紀》所持有的態度。有時,教父可能顯得彼此矛盾,或是以一種我們可能並不認為非常有用的方式來談論我們今天所具有的問題。因此,我們必須要有一些基本的原則,它們支配著我們對這兩者──《創世紀》與諸聖教父著作──的理解。

註 釋

【註九】金口聖若望的《創世紀》廣註(即六十七篇有關《創世紀》的講道)發表於386年的大齋期,他的《創世紀》略註(即八篇有關《創世紀》的講道)發表於388或389年。

【註一○】「講道」通常意為它們是在教堂裏發表的,民眾站著聆聽。 ──作者原註

【註一一】在古代教會裏,聖巴西略的《Hexaemeron》受到高度的評價。神學家聖額我略這樣寫道:「當我在手裏拿起他(巴西略)所寫的《Hexaemeron》,高聲誦讀時,我就與我的創造者在一起了,我明白了創世的理由,我比先前更崇拜我的創造者,那時我只運用視覺作為我的老師。」(第四十三篇演講:聖巴西略讚,67。)聖巴西略的弟弟,尼撒的聖額我略,稱本書為「我們的教父(巴西略)受天主的啟示所做的研究,所有人都將他的講解視為不亞於梅瑟本人所做的教導」(尼撒的聖額我略,《致他的兄弟伯多祿書:為〈Hexaemeron〉辯護》)。【漢譯者註:《Hexaemeron》已由石敏敏釋成中文,收錄在生活•讀書•三聯書店2010年出版的《創世六日》一書中,該書還收錄了大聖巴略所著的《論聖神》與他的書集選集。】

【註一二】聖盎博羅削的講道集可能在387年發表,大約在聖巴西略之後十七年。

【註一三】在此,我們可以看到,當一位教父在一部論著內專門講解了某個問題時,另一位教父也許會在另一部論著內對同一問題做更詳細的講解。如果你將它們放在一起,總體來看這些論著,就會對教會的思想是怎樣的以及教父們又是怎樣的,有一個很好的概觀。你可能會發現在一些細小的註釋、一些小問題上,他們存在著不一致之處,但在重大的問題上,你會看到他們全都以不同的方式講說同樣的事,在如何解釋《創世紀》這個問題上,他們的意見極為一致。 ──作者原註

【註一四】這些譯文後來被出版成書,名為《初造之人》。  〖漢譯者註:此書已由初果弟兄譯成中文。可於以下網址下載PDF:http://www.orthodoxbookshop.asia/catalogue/the-first-created-man-sermons-of-st-symeon-the-new-theologian_212/〗

【註一五】真福奧斯定也寫了一部有關這一主題的著作──《〈創世紀〉字義》,在這部著作中包含了一些與教父公論不同的思想。塞拉芬神父知道本書的存在,但卻說他沒有看過這本書。1982年,亦即他去世的那一年,這本論著的英譯本出版,收錄於「古代基督徒作家」系列叢書內。在這一著作中,真福奧斯定認為(但並不強調)六日創造是一種為了描述宇宙萬有在全然一瞬間的受造的文學手段。(有關這一點,請參閱下文。)
真福奧斯定的另一些教導,由於他過於理性化,也是有問題的。塞拉芬神父寫道:「他的一些著作,諸如他的駁斥白拉奇的著作、《聖三論》,我們閱讀時要小心。」(塞拉芬•羅斯神父,《真福奧斯定在正教會裏的地位》,第76頁)但是,應指出的是,真福奧斯定的錯誤觀點決沒有導致他被正教會視為異端份子,正如前面所指出的,正教會首先敬禮他為虔誠與倫理教導之父(根據他的非教義著作,諸如《懺悔錄》,《獨語錄》),但卻不接受他的神學誇大(參閱《真福奧斯定在正教會裏的地位》,第79-81頁)。
我們還要指出,即使真福奧斯定對《創世紀》的註釋是有問題的,但他的解釋並非像一些現代學者所聲稱的那樣,與進化論或「古老地球」的觀點並不相容。奧斯定堅持認為宇宙在大約主前5500年左右被造,他駁斥了那些說宇宙比這更為古老的觀點(詳見下文)。並且,他強調亞當與厄娃都是特別創造的,而非(由父母)出生的,生物的生育能力並不能產生出新的生物(指新的物種),受造物的原始種類是固定的,從一個物種轉變成另一個物種是不可能的。(參閱真福奧斯定,《〈創世紀〉字義》,3.12,5.20,5.23,6.2,9.17)

【註一六】喀琅斯塔得的聖若望(1829-1908年)是俄國正教會著名的牧者、顯行靈跡者與靈修作家。他所著的《創世六日演講》(俄文版)於1893年出版。這一論著是他的著作選集的一部份。
莫斯科都主教菲拉列特(1782-1867年)是俄國正教會最偉大的神學作家。他所寫的《〈創世紀〉註釋》(俄文版)在他去世前不久出版。他於1995年宣聖。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安立甘传统 » 正教教父對《創世紀》的註釋(三)
分享到: 更多 (0)

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新兵招募书籍推荐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