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正教教父對《創世紀》的註釋(一)

前 言

為何要研習《創世紀》

我們為什麼要研習《創世紀》?為什麼我們不只是關注於拯救我們的靈魂,卻要去思考諸如「在末後,世界將會如何」,或是「在起初,世界是怎樣的」這樣的問題呢?我們可能是在找麻煩——卡爾•薩根(Carl Sagan)可能會來與我們論戰【註一】。我們只要專心誦唸我們的祈禱經文,不去思考這些大問題,豈不更安全嗎?當我們必須思考我們救恩的時候,為什麼還要去思考這些遙遠的事情呢?

我聽說過諸如此類的說法。為回答他們,我可以說,首先,在你如何行事為人與你如何相信人的起源之間,有著直接的關聯。格奧爾基•卡爾丘(George Calciu)神父,在他向羅馬尼亞生活在共產主義統治下的年青人的公開講話中,說:「你們被告知,你們是猿猴的後代,你們是必須加以訓練的野獸。」【註二】這可能是一件非常強有力的事:「科學證明我們只是動物,因此,創世紀讓我們走出教堂,把它炸毀。」【註三】

其次,《創世紀》是聖經的一部份,為了我們的得救,天主將聖經賜給了我們。我們認為通過諸聖教父的所有註釋能認識聖經的意義。教父們在教堂裡談論《創世紀》;他們的所有註釋實際上都是在教堂裡的講道,因為在大齋期的所有平日,《創世紀》要在教堂被人誦讀。這樣做的偉大教父有:金口聖若望、大聖巴西略和米蘭的聖盎博羅削。他的講道被前去教堂裡聽講的人以速記法記錄了下來,這樣,其他人也能閱讀它們。因此,閱讀這些註釋被認為是上教堂去的人們的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今天,我們在某種程度已喪失了這種觀念。因此,《創世紀》或《默示錄》的記述在某種程度成了一個非常奧秘的領域。我們對這些主題非常懼怕——但是,教父們卻在講論它們。

最後,(這是很重要的一點):我們的基督教是一個給我們講論我們將要在永生內做什麼的宗教。它是要我們為了某種永恆、「不屬於這世界」(參閱若18:36)的事物作好準備。如果我們只想著這個世界,那麼,我們的視野就非常有限,我們不知道死後會有什麼,我們是從哪裡來的,我們又要往哪裡去,生活的目的是什麼。當我們談論萬物的開始,或是萬物的終結時,我們就會明瞭了我們的整個生活與什麼相關。

註 釋

【註一】1981年,塞拉芬•羅斯神父在一封信中談到了卡爾•薩根的電視系列節目及書籍——《宇宙》,說:「我們〔《正教之言》〕的一個訂戶剛給我們寄來了一份有關它的剪報,似乎如今它已廣為流傳,在今天,人們宣講進化論,把它當作一種教條,幾乎把它當成宗教一樣,這份剪報似乎就是這一宣講方式的典型例子。」

【註二】在塞拉芬神父做這一講座時,格奧爾基•卡爾丘神父正因向青年人講道而被關在監獄裡。受格奧爾基神父的英雄事跡的鼓舞,為他的話語所感動,塞拉芬神父後來將這些講道發表在《正教之言》上。1997年,聖赫爾曼昆仲會以《基督在召叫你!》為名,將這些講道滙集成書,出版流通。1984年,格奧爾基神父獲釋,2006年,他在美國去世。他為信仰在共產黨的監獄中度過了整整二十一年,如今,正教徒把他當作當代正教的宣信者來紀念,他也是一位基督羊群的義德牧者。

【註三】奧普提納的聖巴撒努斐(1845-1913年)也在他的靈修講話中說出了類似的評論:「英國的哲學家達爾文創立了一整套體系,按照他的學說,生活是為存在而奮鬥,是強者戰勝弱者的奮鬥,在這一奮鬥中,被征服者注定要毀滅。……這已是一種野蠻哲學的開端,那些相信這一學說的人,不會反覆思考有關殺人、毆打婦女或是搶刼他們親密朋友這樣的事——他們會平靜地做這些事,完全認為自己有權力犯下這些罪行。」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安立甘传统 » 正教教父對《創世紀》的註釋(一)
分享到: 更多 (0)

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新兵招募书籍推荐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