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连载四】若望•伽先《会谈录》(一)论隐修士的目的和终向(三)

第十一节 论爱德的永恒性

  你们听到这些善功不能永久存在,就感到惊奇,这大可不必。因为按圣保禄宗徒的意见,连天主圣神的奇恩也是暂时的,虽然这些奇恩较之上述善功要高超的多。他指出只有爱德是永无限期的。宗徒说:「先知之恩,终必消失;语言之恩,终必停止;知识之恩,终必消逝」(格前13:8),他关于爱德却说:「爱则永存不朽」(格前13:8)。

  的确,圣神的奇恩也是为了我们的需要,才赐给我们的,它们是暂时的,它们是注定要同现世人类和社会一齐过去的。爱德却永存不朽,因为它不但在这个世界上,为我们的利益而存在我们内,而且在将来的世界里,当肉身摆脱了各种需要和负担之后,它仍然继续存下去,并且更有效,更高超地,永不变质。到那时候,它将如更旺盛的火焰一样,使人在永远不朽的条件下,以互相渗透的紧密方式同天主结合在一起。

第十二节 问:默观神晤的持久性如何?

  日耳曼问说:当一个人,还背负着他这个脆弱的肉身的时候,怎么可能这样永不间断地神晤天主呢?当某一个兄弟来访,一个病人求治,一些外乡人或偶然过路的人要求投宿时,他需要接见或加以照顾,怎么能使思想永不分散呢?何况每个人都要维持生活,要考虑自己的需要,谁能不为这些事分心呢?我们想了解,人的精神怎么样,在何种的程度上,可以同无形的,无可思议的天主相结合呢?

第十三节 答:论心灵归向天主。论天主之国与魔鬼之国。

  梅瑟院长答:不错,人还没有脱离脆弱的肉身之前,照你所说的,不停地想念天主,不间断地在默观神晤中同天主相结合,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应该知道,我们的精神究竟是该坚持不移地趋向着那个目标,我们灵魂的眼是该始终不变地,对着这个目标。若是我们幸而能坚持不移,那就是我们的福份。反之,如果我们的视线少微离开我们的目标,那就是可悲痛的了。我们必须明了,无论何时,其它的思想占据了我们的头脑,我们就失掉了最高的利益。按我的意见,只要我们放弃了默观神晤天主,那怕是一时一刻,这就是失去了内心的清洁。所以每当我们灵魂的目光,脱离了天主这个目标,我们要马上矫正精神视线,使它重新回到正确的方向。

  在我们灵魂深处的圣所里,一切都应该保持极端的安静。当魔鬼被逐出去,一切恶习屈服之后,自然在我们的灵魂上,就建起了天主之国。

  圣路加福音上说:「天主国的来临,并非是显然可见的」。所以人不能说:「天主国在这里或是在那里」。我实话告诉你们:「天主的国就在你们中间」(路17:20-21)。「在你们中间」这句话指的是:认识眞理或不认识眞理,爱恶习或是爱德行;从我们的爱意上可以证明我们究竟是要在我们心里建立基督之国,或是魔鬼之国。圣保禄宗徒这样描写了天主国的性质:「天主国不在于吃喝,而是在于义德、平安以及在圣神内的喜乐」(罗14:17)。

  旣然天主的国在我们里面,并且天主的国就建立在正义、和平、喜乐之上,那么,谁有这些德行,毫无疑问地,他就是在天主的国里;反之,谁生活在不义、不和、忧愁之中,谁就属于魔鬼之国,地狱之国、死亡之国;因为不义、不和、忧愁正是产生死亡的根源。从反正两个方面,我们都可以掌握区别两种国家的标准。

  因此,我们眼光看高一点吧!想想天上的天神们,是怎样生活的!啊!他们才眞正是在天国里边啊!那不是他们正在享受无尽无休的欢乐吗?所谓眞福,它的本质是什么呢?与它相适应的境界又是什么呢?不就是持久的平安和永远的快乐吗!

  以上这些话不是我个人的猜测,你们可以用天主自己的话来,证明这些活的眞实性。天主在圣经上清清楚楚地描述了来日世界的性质和特征说:「你们看,我创造新天,新地;先前的不再被记忆,不再被关心。人们都要因我所造的,而永远喜悦快乐」(依 65:17-18)。天主又说:「在那里有欢乐和愉快,歌颂和弦乐之声」。「从这一个月到那一个月,从这一个安息日到那一个安息日」。在另一处又说:「他们要得到喜悦和快乐,痛苦和哀伤卽将消败」(依35:10)。如果你们还想对圣人之城和他们在那里的生活,有一个更清楚的认识,请听天主对天上圣城耶路撒冷所说的话:「我要立和平为你的长官、立正义为你的政要。在你地域里再听不到强暴的事情;你要称你的城域为救恩,你的城门为赞扬。太阳不再是你白天的光明,月亮再不照耀你,上主要作你永久的光明,你的天王要作你的光耀。你的太阳再不降落,你的月亮再不亏缺,因为上主要作你永久的光明,你悲哀的日子已经终结。」(依60:17-20)

  圣保禄宗徒的话也和上面所引用的这几段圣经的意义相同。他并没有笼统地、一般地说喜乐是天主国,他确切地、特别地指出,只有在天主圣神之内的喜乐才是天主国(罗14:17)。他知道还有另一种喜乐,应该受谴责;关于这种喜乐圣若望曾写道:「这个世界要欢乐」(若16:20);路加又说:「可悲呀!你们那些喜笑的人,因为你们就要哭涕了」!(路6:25)。

  最后我们须要注意,天国有三种不同的含意:第一种,天国是指圣人们,他们将治理他们国内属辖的人民,圣经上说:「你治理五座城,你治理十座」(路19:17-19)。耶稣也向宗徒们说过:「你们将坐在十二个宝座上,审判以色列十二支派」(玛19:28);第二种,天国是指基督之国,一切属于基督,到那时「天主成为万物之中的万有」(格前15:28);最后一种是指众圣人在天上同耶稣共同为王。

第十四节 论灵魂的不死不灭。

  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知道,旣然我们在脱离肉身之前,就已经选择了那个国家和那种职务,决定作那个国家的人民,为那个职务效力,那么我们在现世就成了那个国家和那个职务的候选人,有权在来生,取得我们选中的职务,陪伴我们要服侍的主人,至于无穷之世。这是耶稣亲自决定的,他说过:「谁愿意事奉我,就跟随我吧!如此我在那里,我的仆人也要在那里」(若12:26)。

  谁沉溺于恶习,他必陷于魔鬼之国。同样,谁修德立功,专务超性的学问,保持内心的清洁,他就要升人天堂之国。那里有天主之国,毫无疑问那里就有永生。同样,那里有魔鬼之国,那里必然就有死亡和地狱。在地狱里永不能再赞美天主。圣咏上先知说过:「主,死人们不能赞美上主,降入阴府的人也不能够(这里无疑是指犯了罪的人),而是我们,他说,我们活着的人(指抛弃恶习,死于这个世界,活于天主的人),我们赞美主,从现今一直到永久」(咏113:17-18)。「在死亡之中没有人想念你──天主,在阴府里的(指罪恶)还有谁赞美你啊」?(咏6:6)。这就是说:没有一个。诚然,凡是犯罪的人,卽使他千次万次声明自己是教友、是修士,他不可能赞美天主。凡作天主所厌恶的事的人,没有一个能怀念天主;凡是狂妄自大,轻视天主诫命的人,没有一个能真心说,他是天主的仆人。  圣保禄宗徒说的,那个生活在淫乐里的寡妇,就是在这种死亡里的人。宗徒说:「那个生活在淫乐里的寡妇,虽生犹死”,(弟前5:6)有许多人外表上,还活在他们的肉体里,但他们已经成了死人,埋在地狱里,不能赞美天主。

  反过来说,许多人按肉身的生命来说,是死了,但他们的灵魂则称颂赞美天主。圣经上说:「义人的心灵,请赞美上主吧」!(达3:86),又说:「一切有气息的,请赞美上主吧」!(咏150:6)。默示录上也提到牺牲者的灵魂不但赞美天主而且向天主欢呼(默6:9-10)。据福音记载,耶稣向撒杜塞人说的更清楚:「我是亚巴郎的天主,依撒格的天主,雅各布伯的天主,天主向你们说的这些话你们没有读过吗?天主不是死人的天主,而是活人的天主」(玛22:3l-32)。的确,他们都是活于天主的人。圣保禄宗徒谈到这些古圣祖们也说过:「天主自称为他们的天主,不以他们为羞耻,因为祂已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希11:16)。

  灵魂脱离肉身之后,并不闲着,也并不是没有知觉。圣经上记载的那穷苦的拉匝禄,和那个身穿红袍的财主的例子,给我们描写的很生动:拉匝禄挣下了一个幸福的住处,休息在亚巴郎的怀中;财主却为难以忍受的永火焚烧(路16:18-20)。我们还可以仔细玩味耶稣给右盗说的这句话:「今天,你就要与我一同在乐园里」(路23:43)。这话的意义很明显,这说明人死之后,灵魂照样保留着他以前的知觉,并且还要进一步:即是这些知觉,将升华到与他的功劳,和他当时生活,相等的水平。如果灵魂脱离肉身以后,他的知觉事实上就跟着烟消云散,那么耶稣自然就不会向右盗作出这样的诺言。当然这不是说他的肉身而是说他的灵魂,要同耶稣一齐升到天堂的乐园里去。

  这里我们要警惕,不可错点这一句话的句读。我们要极力排斥某种玩弄这句读的异端。他们由于不愿相信耶稣在降入地狱的当天,也在天上,故意把句子里的标点,挪了一下位置。他们对句子的分法是这样的:「今天我实话告诉你」在这后面加了个逗号,然后再写「你要同我在天国里」。按他们的意思,这句话似乎必须这样理解:耶稣的诺言,并不是在耶稣去世后马上实现,而只是在耶稣复活后才实现。他们这是故意歪曲经意。因为犹太人以为耶稣也和常人一样,是局限在肉身的狭窄框框里,所以耶稣在他复活之前,早已向犹说过:「没有人上过天,除了那自天降下,而仍在天上的人子」(若3:13)。

  上面引用的圣经,都清楚地证明,死人的灵魂,并没有失去理智的能力,他们仍保留着希望、忧愁、欢乐、恐惧等感情,他们已经预先尝到了公审判以后,为他们准备好的赏罚。外教人说,人在与世长辞的时候,灵魂就化为虚无,这是不对的。他们仍然要活下去,尤其是善人们的灵魂,他们将获得更高妙的生活,以更深的热情来赞颂天主。

  退一步讲,即使我们暂时撇开圣经的论据,仅据我们薄弱的理智,所能达到的程度,去研究推论灵魂的性质,我们也可以得到下面的结论:灵魂是人最宝贵的部分,正如圣保禄宗徒所说的,他的本体同天主相似,是天主的肖像(格前11:7)。肉身却是人的负担,起着暂时减弱灵魂力量的消极作用;只有灵魂的本体具有思考的能力。人体内没有生命,没有感觉的物质,只因它与灵魂相结合,才获得了感觉。如果有人居然设想灵魂在卸下肉身这个躯壳之后,竟失去了知觉,他不仅是愚蠢,而且完全可说是神经错乱。反之,逻辑和理智,绝对要求承认,灵魂在摆脱了笨重肉体之后,不但不失去悟性,甚至在更广泛的领域里,恢复了它理智能力。这时他的理智变得更清彻、更敏锐。

  圣保禄宗徒对我们上面所说的真理,有这样坚定信念,以致诚心地希望早日脱离肉身,使自己更适宜与天主紧密结合。他说:「我希望解脱肉身的锁链,同基督在一起,这是最好不过的」(斐1:23)。「因为我们困居在肉体内,就是充军流徙,就是远离天主」(格后5:6),所以「我们放心大胆,是为更情愿出离肉身,与主同在。为此我们或住在或出离肉身,常专心以讨主的喜悦为光荣」(格后5:8-9)。宗徒在这里说明了,灵魂住在肉身里面,就是远离天主的充军,是和耶稣别离。相反,他完全有信心,在脱离肉身之后,到基督那里去。在另一处,他更明显地描述了这种紧密生活的境界,他说:「你们接近了熙雍山,和永生天主的城,天上的耶路撒冷。接近了千万天使的盛会,和那些已被登录在天上的首生者的集会……(希12:22-23)。他又谈到真福的灵魂时说:「我们肉身的父亲惩戒我们时,我们尚且表示敬畏;何况灵性的父亲,我们不是更该服从,以得生活吗?」(希12:9)。

第十五节 论默观神晤天主。

  默观神晤天主有各种不同的形式。我们可以在惊奇中,认识天主不可透彻的本性,这种福份是天主预许了的,而现在还隐藏在希望中。广阔、奇异的天地万物,我们天天见到它们变化运行,都在显示天主的公正和周密的安排。我们现在举些很显著的例子。我们以一个清洁灵魂的目光来看,天主如何引导世世代代的圣人们。天主掌握、支配和管理万物的全能,全知,和洞察人心隐密的明见,这些实在教我们心骛胆战。我们想到海面上的波纹,海底的沙粒,下雨时的雨点,还有自造天地以来,无论过去、现在或将来的一时一刻、一分一秒,它们的数目都在天主掌握之中,这怎能不使我们目瞪口呆呢?我们再想一想天主的宽宏大量:世界上的人,天天犯罪,时时犯罪,天主都看得到,而天主却件件包容。至于天主对我们自己的无限仁爱,则更令我们莫测深奥:在我们还没有立一点功劳之前,天主召唤了我们,这完全是出于他仁慈;他又给我们安排了种种得救的机会,让我们成为他的义子。他安排我们生在这样的环境里,在襁褓时,就得到他的圣宠,认识他的诫命。后来又全靠他自己的神力,在我们心里,战胜了仇敌之后,又白白地赏给我们无穷的报酬,永远的眞福。最后我们亲眼看到,他为了我们的得救,完成了降生救赎的惊人事迹,使天下万民,都能认识和领受祂伟大奥妙的神恩。

  照上述的这些事实,我们可以想到的,眞是无穷无尽。按照我们神生的完善程度,按照我们内心清洁的水平,我们对这些事情,认识的可能有深有浅;无论如何,我们清洁的目光,可以借这些事物看到天主,占有天主。当然,如果谁还保留一些肉情的残余,他就不可能经常想到这些事迹。圣经上说过:「你绝不能看见我的面容,因为人看见了我,就不能再活了」(出33:20),这实是为世俗,及留恋在贪欲和盛情之中的人说的。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安立甘传统 » 【连载四】若望•伽先《会谈录》(一)论隐修士的目的和终向(三)
分享到: 更多 (0)

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新兵招募问题解答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