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论教育子女

以下是我們在諸聖中的教父金口聖若望論教育子女的教言:

  一、生兒育女屬於自然之事;但在德行之中撫養教育子女則屬於理性及意志之事。
  二、說起養育他們的責任,我的意思不僅是不讓他們餓死,就如人們經常將他們對子女應盡的責任限制於此的那樣。要做到這一點,不需要讀書,也不需要學習禮俗,因為這是人的天性使然。我是在談論父母要關心在聖德及虔敬中教育子女的心靈──這是一份不可違背的神聖責任,在某種意義上,不履行此責任就是謀殺子女。
  三、這份責任既屬於父親,也屬於母親。有一些父親為了給自己的孩子聘請貪圖享樂的老師,為了迎合富有的繼承者的貪慾,什麼也不顧惜。但是,他們卻認為沒有必要為孩子聘請教師,好使他們成為基督徒,並操練他們虔誠生活。這是多麼可恥的愚昧無知啊!要為所有導致我們的社會歎息呻吟的混亂負責的,正是這一疏忽大意。讓我們假定,你們已為子女賺得了大量財富。但是,如果他們不知道應如何合理地行事,他們也不會長久擁有它們。它們要被揮霍怠盡,將與它們的主人一起喪亡,將要成為最令他們痛苦傷心的遺產。
  四、如果你的子女由你接受了能夠使他們善度道德生活、行為合宜的良好教養,他們就會一直足夠富有。因此,你不要致力使他們富有,卻要使他們成為自己情慾的虔誠主人。你要教導他們不要思想虛幻的需求,以世俗標準評估它們的價值。你要留意觀察他們的所作所為、他們結交些什麼人、他們喜歡些什麼東西──如果你沒有盡此責任,就不要指望由天主那裏得到憐憫。
  五、如果宗徒命我們更要關心他人,超過對自己的關心,如果當我們忽略了他們的利益,我們就有罪了,那麼,若我們忽略了那些與我們如此親近的人的利益,我們的罪豈不更大嗎?主會對我們說:「在你們家裏,替代這些孩子的豈不是我嗎?把他們委託給你們、使你們成為他們的主人、護衛及判官的,豈不是我嗎?我給了你們完全的權柄以管轄他們;我將所有撫育他們成長的責任交在了你們手中。」你們要對我說,他們不想向軛彎下頸項,把它扔掉。但是,從一開始就要避免這事的發生;你們要控制他們所受到的最初影響,在他們有能力打破它們之前就把他們置於其掌控之下。你們應使他們年輕的靈魂向責任之軛俯首,使他們習慣於它,按照它教養他們,在傷口一開裂時就把它們包紮起來。在不良成分剛發出幼芽時,你們就要把它連根剷除,不要讓他們生根發芽,使情慾在他們的塑造過程中,不要因著逐漸強化而變得不可控制而難以駕馭。
  六、睿智的息辣說:「你有兒子麼﹖就該教訓他們:從幼年,就該使他們的頸項屈服。」(德7:25)但是,主不但藉著祂先知的唇舌以這一命令提醒我們;祂甚至站在我們一邊,以將要臨於那些不屈服於自己父母權威之下的孩子們身上的可怕懲罰,鼓勵人履行這一誡命:「凡辱罵自己父親的,應處死刑。」(肋20:9)祂以死亡來懲罰那些在你前犯有罪行的人,但你們卻不溫不火地看著他們犯下對抗最高權威的罪惡。他們背叛天主,違犯祂的誡命,你看到,卻沒有絲毫不悅,一點也不批評你們的孩子。他們的過犯會使祂不得不失去些什麼嗎?什麼也不會失去。反而是你們要失去些什麼,為什麼你們不為自己感到害怕呢?因為凡拋棄主的人,決不會孝敬他的父母,也不會自尊自重。
  七、凡是順服天主、對天主忠信的孩子,服從祂的法律,即使在此短暫的生命中,也會找到豐盛的福樂之源。一個度著基督徒的道德生活的窮人,會獲得他人的尊重與愛戴。若你內心邪惡墮落,你的所有財富不會拯救你不受你週圍的每一個人的惱怒及厭惡。
  八、受到你們良好教養的青年,不僅會受到人們的普遍尊敬,他也會與你們自己更親密無間!你們對他們的愛不僅是出於天性的吸引,也是他的德行所結的果實。為此,在你年老時,他會孝愛事奉你。他要成為你們的支持。正如不敬主的人也會輕視自己的父,同樣,凡崇敬天主──眾人之父──的人,也會在各方面尊敬那給予他們現世生命的父母的。
  九、讓我們設想:你在各方面都遵守了法律的誡命,唯獨沒有信守這一誡命,你將為此受到嚴厲的懲罰。請聽古人的歷史中所給出的證據。你立即就會看到那些疏忽子女教育的父親受到怎樣可怕的懲罰。在猶太人中有一位名叫厄里的司祭,他因性格溫良而受人尊敬。他有兩個無惡不做的兒子。這位父親對此卻毫不在意。如果他們的敗壞到了實在不像話的地步,以致他必責備他們時,他也沒有拿出必要的熱心及權威來指責他們。他本應嚴厲地責罰他們,把他們從自己面前趕走,嚴厲地對待他們,使他們停止做惡。但他並沒有這樣做。他並沒有警告他們,只是說:「我兒,不要這樣!我所聽見的風聲實在不好。」(撒上2:24)這是他該說的話嗎?他們冒犯了使他們存在的那位,但他仍接納他們為自己家庭的一員。他的警告是徒勞無益的。所需要的不是警告,而是強烈的教訓,要痛加責罰,像對待邪惡一樣地嚴厲對待他們。他應以懼怕從他們年幼的心裏根除這靈性的瞎眼。警告!厄里的兒並不缺乏這些。那些真是無用之言。父親的溫和以待是在犯罪,令他們成了犧牲品!戰爭爆發了,這可憐的兄弟倆為敵人所殺。當他們的父親得知這一的噩耗時,就跌倒地,跌破了頭,就這樣死了。
  十、我剛告訴你們,對給予自己的孩子基督徒教育毫不關心的父親,就是謀殺自己孩子的兇手。難道這不對嗎?對兒子的死亡,厄里要指責誰呢?要指責的不是他自己嗎?的確,是敵人的刀劍殺死了他們,但是,他們的被殺是由於父親的忽於管教所導致的。他們被上天的助佑所遺棄,不能保衛自己免受培肋舍特人的箭矢。是父親毀了自己和兩個兒子。與此同時,我們自己也每天看到同樣的事情發生。有多少父母不想負起糾正自己不順服、不願受管教的孩子的責任!他們似乎害怕以嚴厲的言語管教染有惡習的子女,會令他們感到不高興。結果如何呢?子女們的問題越來越大,父母不責罰他們,導致他們作姦犯科,最終受到法律的制裁,可憐的孩子最終死於行刑者之手。你推卸自己對他們的責任,任由他們受到國法的嚴厲懲罰,人間的法庭在他們身上行使了嚴酷的權力。你們害怕讓他們在你們面前受到輕微的懲罰會令他們感到難堪;但是,當你們的孩子不再承歡膝下時,將要有何等的羞辱臨於你們身上啊!你們要四處受人冷眼指責,不管在什麼地方,都不敢再讓自己被人看到了。
  十一、因此,我請求你們務必要關心你們子女的良好教育。首先,你們要思想他們靈魂的得救。天主把你們置於你們全家的首領與教師的地位。你們的責任就是看顧,不斷地看顧你們的妻子兒女的行為。你們要聽聖保祿的教導。他說,如果你們的妻子想要學習,就讓她由自己的丈夫那裏學習。你們要以主的教導及指示教育你們的子女(參閱格前14:35;弗6:4)。你們要效法約伯,他不斷地照管自己的子女,為他們可能犯下的隱秘罪惡獻上全燔祭(約1:5)。你們要效法亞巴郎,他對獲得更多的財富並不在意,他所關心的是自己的家庭成員是否恪守天主的法律,上主親自為他作證說:「因為我知道他要訓令自己的子孫和未來的家族,保持上主的正道,實行公義正義。」(創18:19)當達味臨近死亡的時候,想要把最可靠的產業留給撒羅滿,於是他把撒羅滿叫到自己身邊,為要向他講述以下智慧的教言:「上主也必履行他關於我所說的話,說:如果你的子孫固守他們的道路,真能全心全意在我面前行走,那麼,你的後代就決不缺坐上以色列寶座的人。」(列上2:4)這些人都是我們要終生學習的榜樣,直到我們的最後一息。
  十二、如果好父親們都致力於給自己的子女良好的教育,那麼,我們就不需要法律、判官、法庭了,也不再需要刑罰了。行刑者之所以存在,乃是因為我們沒有遵守道德生活的緣故。
  十三、為了教授我們的子女世俗學問,好讓他們能好好服事地上的掌權者,我們不會錯過任何工作與方法。只是對於認識神聖的信仰,事奉天上的君王這樣的事,我們卻漠不關心。我們允許他們參加盛大的演出,卻很少關心他們是否上教堂,在教堂裏舉行禮儀時,他們是否恭恭敬敬地侍立於其中。我們要他們彙報所學到的世俗學問──為什麼我們不讓他們彙報在天主的家裏所聽到的教訓呢?
  十四、宗徒對做子女們做了必要的勸誡後,又對做父親的說:「你們做父親的……,要用主的規範和訓誡,教養他們。」(弗6:4)你們想要你們的子女聽命嗎?那麼,從一開始你們就要用主的規範和教言教養他們。你們不要以為孩子們不需要聽聖經;孩子們由父親那裏首先聽到的就是:「應教敬你的父親和你的母親。」(出20:12)你們立即就會開始收穫你們的賞報。你們不要說:「閱讀聖經是修士們做的事;難道我要送我的孩子去做修士嗎?」不!他沒有必要成為修士,但你卻必須使他成為基督徒!為什麼你害怕如此美善之事呢?每個人都必須認識聖經的教導,對於孩子,這尤為正確。他們若不認識屬神真理,就會知道異教故事,由它們學習令人稱奇的生活,學習他們眼中的英雄,這些所謂的英雄都是事奉情慾、害怕死亡的人。阿喀琉斯就是這樣的一個例子 ,他悲痛欲絕地為自己的情婦而死去;另有一人為解自己的渴,就不斷地喝水!因此,你的孩子需要對治這些的解藥,即主的懲罰與教導。
  十五、我們如此關心自己孩子的教育;但願我們以同樣的熱心用主的規範和訓誡教養他們!若我們將孩子培養成粗野、淫亂、不敬天主而又庸俗的人,我們就要為為什麼會收穫如此令人悲痛的果實而感到驚奇了。但願這事永不會發生;但我們聽從真福保祿的教誡,用主的規範與訓誡教養他們。讓我們給他們樹立效法的榜樣;在他們幼年之時,就讓我們教導他們學習聖經。你們說:「他總是老調重調,我們都聽膩了。」但我決不會不盡我的職責!
  十六、你們為什麼拒不效法古時的聖善男女?請告訴我!特別是你們做母親的;你們要想想亞納的榜樣,看看她所做的。她帶著自己的獨生子撒慕爾來到聖所,那時撒慕爾還是個小孩!你們中間有誰不願意有一個像撒慕爾那樣的兒子,而願意有一個成為千倍於其上的普世君王的兒子呢?你們說:「我的兒子不可能成為像他那樣的偉人。」為什麼不可能呢?因為實際上你並不想要這樣;你不願意把他委託給能夠使他變得偉大的那一位。那一位是誰呢?就是天主。亞納將撒慕爾交在天主手中。實際上,大司祭厄里並沒有能力造就他,因為他沒能造就自己的孩子。是母親的信德與熱心使萬事成為可能的。撒慕爾是她的頭胎的兒子,那時她只有他一個兒子。她並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會有另一個兒子,但她從沒有說:「我要等到他長大;讓他品嚐世間快樂的滋味,至少在他的孩童時期。」不,她拒絕所有這些想法,因為她只有一個目標:她要如何從一開始就將自己的喜悅奉獻給天主。人啊,你們要因這女人的智慧而感到羞愧。她將撒慕爾交給了天主,她把他留下,讓他與天主同在,因此,她的婚姻蒙受了更大的祝福,因為她首先關心的是屬靈事物。她將她胎中的初果獻給天,卻由此獲得了更多的孩子。她看到撒慕爾在此生就受人尊敬。如果人們對人的尊敬還以尊敬,天主豈非更要如此嗎?祂甚至對於那些根不敬禮祂的人也賜予大量的恩賜!我們還要做行屍走肉多久?我們還要附著於下地多久?但願凡事都讓位於我們對孩子的關心,讓位於用主的規範和訓誡教養他們。如果從一開始我們就教導他們愛真智慧,他們就會更加有錢,更有榮耀,這是財富所不能給予他們的。如果孩子學習作買賣,或是為了賺錢的職業而接受良好的教育,所有這些與超脫財富的藝術的相比,一無所是;如果你想要令你的孩子富有,就要把這些教給他。真正富有的,並非渴望擁有大量財富的人,也不是以財富將自己包圍起來的人,而是一無所求的人。
  十七、你要這樣訓誡教導你的孩子;這是最大的財富。你不要為他因屬世的智慧而聲名遠揚而掛心,卻要深思你要如何教導他輕視此世過眼雲煙般的榮華;這樣,他會成為真正有名且有榮耀的人。無論你是貧是富,你都能這樣做。這些教訓不是由有經驗的教授那裏學來的,而是由天主的啟示學來的。你不要問:他如何才能在此世長壽;而要問:他如何才能獲享來世無限而永恆的生命。你要將重要之事教給他,而非瑣碎之事。不要致力於使他成為一個聰明的演說家,卻要教他愛真正的智慧。如果他缺乏敏銳的言詞,對他並沒有什麼損害;但是,如果他缺乏智慧,世上的巧言令色也無助於他。所需要的是生活的典範,而非空洞的說教;是堅毅勇氣,而非聰明伶俐;是身體力行,而非言語清談。這些使人獲得天國及天主的祝福。你不使他巧舌如簧,而要潔淨他的靈魂。我的意思並非將世俗學問看做沒有價值的東西,或是應予忽視的東西,我的意思是:不應只是專注於其中,而忽視其它更為重要的事情。
  十八、你不要以為只有修士需要學習聖經;將要進入世界的孩子極需學習聖經的知識。一個從不航海的人不需瞭解任何準備船隻的事,也不需要知道到何處去找領航員或水手。但是,航海者就必須知道所有這些事情。這同樣也適用於修士及生活於世上的人。修士在寂靜的港灣裏度著不受騷擾的生活,遠離風暴。但世俗之人卻一直在海上航行,經歷了無數次的狂風暴雨。雖然世俗之人本身並不需要受教,但是,如果他們必須堵住他人的口時,就需要受教了。
  十九、無論誰在此世大大受人尊敬,他都更需要接受這樣的教育。如果人想要在王宮中任職──在那裏,有許多希臘哲學家,為自己短暫的榮耀而驕傲的人。在那裏,每個人都自高自大;如果有人不是,他也會努力使自己成為這樣的人。如果你的兒子作為一個最優秀的醫生,帶著醫療器具進入這個團體之中,他要怎樣馴服每個人的自高自大?他要走近每個人,與他們交談,治療他們有病的身體,運用聖經的藥膏,傳播熱愛智慧的證據。
  二十、修士要和誰說話呢?他要和他斗室的牆壁或他的毯子說話嗎?或是要和曠野或灌木叢說話嗎?又或者要和高山或樹木說話嗎?!因此他不需要接受同樣的教育,雖然事實上他也努力在其中成全自己──不是為了教他人,而是為了教他自己。那些活於此世的人要怎樣呢?他們完全需要接受這樣的教導;因為世俗之人比修士更多地面對誘惑之因。如果你樂意,你要知道,受過這樣教育的人將是人們的最大快樂。當人看到他不是個暴躁易怒的人,不追求權勢,所有人都會開始尊敬他。你要知道這些,用主的規範和訓誡教育你的孩子。若有人貧窮,但願他安於貧窮。對他而言,如果他不在君王的待從中服事,決非什麼糟糕之事;相反,他要成為驚奇的對象。因為希臘人──都是些不足為奇的懷疑論者──他們為普羅大眾所接受,那些哲學家,或更好說是名義上的哲學家,他們身披斗篷,頭髪飄散,能讓許多人感到可恥;真正的熱愛智慧者豈不做得更多嗎?如果只是虛假的外表,只是哲學家的樣子,就能如此使一個人受人稱揚,那麼,對於真正受光照之智慧的愛,又要如何論及呢?每個人豈不都要開始尊敬這樣的人嗎?他們豈不是要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家、妻子和孩子都委託給他嗎?
  二十一、告訴我,哪顆樹最好?我們不是喜愛這樣的樹嗎?它們內裏堅強,不為狂風暴雨、冰雹及任何惡劣的氣候所害,反而毫無任何保護地全然將自己暴露在它們前。凡真愛智慧的人就像這樣,我們已描述了他的財富。他一無所有,卻擁有一切;他擁有一切,卻一無所有。柵欄並不提供內在的力量,牆垣也不提供自然的支持;它們只提供人造的保護。什麼是強壯的身體呢?豈不是無論是饑是飽,是冷是暖,都是健康的身體嗎?或者,是某種為了健康依賴於餐館、裁縫、商人或醫生的軀體嗎?真正富有的人,真正有智慧的人並不要這些,為此緣故,眞福宗徒勸誡我們要用主的規範和訓誡教養我們的孩子。
  二十二、因此,財富是一種障礙,因為它使我們對生活的艱辛沒有做好準備。因此,讓我們以這樣的方式教養我們的孩子:使他們能面對任何困難,當困難來臨時,他們不會不知所措。讓我們用主的規範和訓誡教養他們。為我們所預備的賞報是大的,因為繪製君王的肖像與塑像的畫家備受尊敬,天主豈不會千萬倍地祝福啟示並美化祂的君王肖像(因為人就是天主的肖像)的人嗎?若我們教育我們的孩子要善良,要溫良,要寬恕(所有這些都應歸於天主),要慷慨,要愛眾人,要將此生視為虛無,我們就是將德行灌輸在他們的靈魂裏,在他們內揭示天主的肖像。這就是我們的任務:教育我們自己和我們的孩子敬畏天主;否則,我們在基督的審判座前要如何以對呢?如果人有一個不受管教的孩子,他就不配成為主教,他又如何配進入天國呢?你是如何認為的呢?如果我們有一個不守規矩的妻子,或不受管教的孩子,我們豈不必須為他們交賬嗎?的確,如果這事發生了,那是因為我們沒有按我們所應該的嚴格要求他們。
  二十三、忽視對孩子的教養是最大的罪惡之一,是最大程度的不虔敬。為了使我所得出的結論不顯得毫無根據,我要以經驗本身來加以證明,這樣你就會知道,即使我們擁有我們所需要的一切,並合理地對它們予以安排,如果我們不關心我們孩子的得救,我們仍會受到最嚴厲的懲罰。你們都知道記載在聖經中的大司祭厄里的故事。他是一位年長而又著名的司祭,無誤地治理猶太民族二十年之久,他生活在一個並不需要過嚴苛生活的時代裏。儘管如此,他卻無法為自己的罪開脫,相反,他以令人震驚、災難性的方式死去了,因為他對自己孩子的得救毫不關心;他的疏忽之罪,就如巨大的過失那樣,令他的品德與善工黯然失色。我們這些生活在一個充滿了更大的智慧之愛的時代、卻又不具有厄里那樣的聖德的人,要受到怎樣的審判呢?我們不但不自己教導我們的孩子,甚至對那些想要這樣做的人施以報復,我們對待我們的孩子比任何蠻族人都更殘忍。因為殘忍的蠻族人只是奴役我們、將我們的故鄉夷為平地、擄走我們的人民而已──一般而言,這些都只是肉體所遭受的不幸。但是,你們奴役的卻是人的靈魂,把它束縛起來,如同捆綁俘擄一樣,把它交於邪惡凶殘的魔鬼及其情慾手中。你們所做的就是這樣的,不做任何其它的事,你們不以任何屬靈的事鼓勵你們的孩子,也不許其他人這樣做。
  二十四、但願沒有人對我說:除了厄里之外,有許多忽視他們孩子的人並沒有受到厄里所遭受過的懲罰。不,許多人受到過,並且,許多人為了這罪受過更重的懲罰。人的猝死是因為什麼原因呢?我們及我們的孩子所受的長時間的重病是為了什麼原因呢?我們所受到的損失、不幸、痛苦及數不清的惡事,是為了什麼原因呢?難道不是因為我們不想糾正我們惡劣的孩子嗎?長老(厄里)所遭受的不幸足以證明這並非只是臆測。還是讓我告訴你我們睿智的先祖所說的另一句話吧。他想到自己的孩子,說:「若子女不敬畏上主,雖然眾多,你也不要因此而喜歡。不要依賴他們的生命,也不要依靠他們的後裔;因為,有一個敬畏天主的兒子,勝過一千個不虔敬的兒女。」(德16:1-3)因為你會為猝然而至的悲傷而哀哭,會不期然地聽到他們的滅亡。因此,正如我所說的,有許多人受到比厄里更重的懲罰;如果有人暫時逃脫了(懲罰),他也不會永遠逃脫懲罰。如果他們在此世逃脫了懲罰,那麼,滅亡就臨於他們頭上,因為他們要在離開此世時受到極嚴的懲罰。
  二十五、我們不得因為天主不再派遣先知,不再降下像厄里所遭受的那樣的懲罰了,就不合理性地行事。現在不是先知的時代;儘管如此,即使是現在,祂仍派遣先知。我們是如何知道的呢?(經上說:)「他們自有梅瑟和先知。」(路16:29)這是對他們(生活在梅瑟和先時代的人)說的,也是對我們說的;天主不但對厄里說了,也藉著他及他所遭受的事向所有犯有他所犯之罪的人說了。天主並不顧人的情面,如果祂使那些罪惡較輕的人滅亡,就決不會不懲罰那些犯有較重之罪的人。
  二十六、天主本身極其關心教養子女。為此緣故,祂將對自己孩子的自然關愛放在做父母的心裏──為使父母不可逃避地關心自己的孩子。後來,祂創造了有關他們的關愛的法律,確立了慶節,命我們解釋它們的意義。祂在下面這樣的教訓裏總結了逾越節的意義:「在那一天要告訴你們的兒子說:是因為上主在我出埃及時,為我所行的事。」(出13:8)在法律中,祂也這樣做了。因為在講論首生子時,祂又加上這話:「將來若你的兒子問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要回答他說:這是因為上主用強有力的手臂領我們出離了埃及,出離了為奴之家。原來法郎頑固,不釋放我們,上主就把埃及國一切首生者,不拘是人或牲畜的首生者都殺了,為此我把一切首開母胎的雄性都祭獻於上主;但首生的男孩,我卻要贖回。」(出13:14-15)祂藉著所有這一切命令他帶領孩子認識天主。對於孩子,祂則要求他們孝敬父母,並對聽命者施以賞報,對違命者處以懲罰,由此,使他們與父母更為親近。其實,當人使我們成為另一人的主人,藉此尊榮,他將關心那人的最大義務放在我們身上,為使惟有這事,不包含任何其它事情,能使我們確信這人的整個命運都掌握在我們手上,我們一點都不敢損害被這樣委託給我們的人。由於我們破壞了他的這份信任,他對我們的忿怒與不悅要比對冒犯他的人的更甚,他要成為嚴厲的懲罰者,他更要藉此啟發我們滿全自己的責任。這是天主所做的。在這兩者之上,祂又加上第三種方式,本性的責任,如果你喜歡,這是首要的,即父母領受了教育子女的誡命,不得無視天主藉著本性的責任加諸他們的誡命。如果子女無視這一聯繫,祂就以自己及父的懲罰保護它不被完全破壞。因此,祂從子女順服自己的父母,在父母心裏激起對自己子女的愛。但是,還有第四種方法,天主藉此使我們與他們緊密地聯繫在一起。祂不但懲罰那些惡待自己父的子女,也賞報孝順父母的子女。祂也這樣對待父母,嚴厲地懲罰忽視自己子女的父母,對那些關心子女的父母賜以尊榮與讚譽。因此,祂懲罰長老(厄里),他在各方面都堪受稱讚,卻賞報聖祖亞巴郎,因為他不但具有其它聖德,也關愛子女。論到祂應許給亞巴郎的眾多大恩賜,祂確切地列舉了這一聖德,作為祂滿全這一應許的理由:「因為我知道他要訓令自己的子孫和未來的家族,保持上主的正道,實行公義正道。」(創18:19)
  二十七、我說這話,為使你們知道,天主是不會遷就那些忽視祂自己如此關心之人的人,因為同一位天主為拯救這些(孩子),做了如此多的事,卻沒有注意到他們自己的父母無視他們,這是不可能的事。祂決不會忽視這些,恰恰相反,祂會更加令人畏懼地顯示祂的不悅及忿怒,就如實際所發生的那樣。因此,真福保祿堅決地勸勉我們說:「你們作父母的,……要用主的規範和訓誡,教養他們。」(弗6:4)如果我們[作為靈性指導的人]尚且必須不懈地照顧他們,「因我們必須代他們交賬」(參閱希13:17),那麼,生他、養他、並與他一直住在一起的父親,豈不更要照顧他的靈魂嗎?就如他為自己的罪找不出藉口來,他也不能為自己的孩子所做的錯事找出藉口來。真福保祿指出了相同的事。他描述了那些接受了對他人行使權威的人應是怎樣的。之後,他要求他們關心他們自己的孩子的所有其它需求,這樣,我們對我們的孩子們的不服管教就沒有藉口了。(弟前3:4,5)這真公平!如果在人們內的邪惡是出於本性,那麼,每個人都權利為自己開脫;但是,由於我們按照我們自己的意志而是不虔誠的,或可敬的,那麼,人對於令兒子──他比任何事都更可愛──不虔敬,不受人尊敬,有什麼更好的藉口呢?他不想讓兒子受人尊重嗎?但父親豈不會說:是天性再三不斷地引領他這樣,或者他不能這樣做嗎?但也不能這樣說;因為他在孩子年幼時就將他置於自己的保護下,最初只有他被賦予對孩子的權威,孩子一直在他身邊,所有這些都使教育孩子變得容易而方便。這意味著,孩子的不服從管教正是源於父親迷戀於世俗的事物。他們只關心屬世之事,不留意比它們更重要的事,不自覺地開始忽略他們孩子的靈魂。我要說這些父(但願不要有人以為這些話是出忿怒),他們比殺害孩子的人更壞。一個只是殺死肉身而沒有殺死靈魂,另一個卻將靈魂和肉身都投入地獄之火中。按照自然的秩序,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如果父親的疏忽並非導致第二種命運的原因,它就是可以避免的。復活立時就結束了肉身的死亡,當復活來臨時,為失落的靈魂而言,並無賞報可言。他復活後不會接受賞報,卻必須永遠受苦。這意味著,我們稱那些父親比殺害孩子者更壞,這並沒有什麼不公之處的。磨快刀劍,手持它,刺入小孩子的心窩,也不比它更殘忍,它是在毀滅、貶抑靈魂,因為沒有什麼能與靈魂相提並論的。
  二十八、如果只把惡局限於父母不給自己的孩子任何有益的忠告上,那麼,這惡就不會有如此之大。但是,你們作為父母的,竟誘使你們的孩子行相反的事。實際上,當父親勸說自己的孩子學習科學時,你會聽到在他們交談的過程中所說的都是諸如下面的話,他們說:「某某人是一個擁有很少財富、出生卑微的人,他在雄辯的談話成就自己,獲得了極高的地位,賺取了大量的財富,娶了一位有錢的太太,建造了富麗堂皇的住宅,成了一個令人敬畏、聞名於世的人。」另一人說:「某某人學習拉丁文,在皇帝的宮廷裏展露頭角,在那裏擁有很大的影響力。」但是,又有一人指著另一人說話,他們全都只談論那些在世上有榮耀的人。但是對那些在天上有榮耀的人,卻無人談及;即使有人談論他們,他也會被視為一個擾亂一切的人。因此,當你從孩子幼年起,就把這些灌輸給他,你教導他們的是一切邪惡的根源,在他們內種下了兩種最兇殘的情慾──即貪財,與更應受指責的貪圖虛榮的情慾。這些情慾的任何一種,其本身就能在孩子心裏歪曲一切;當它們兩者一起植根於孩子的溫良靈魂裏時,它們就像兩個結合在一起的暴風雨的峰面,摧毀一切美善,生出如此眾多的荆棘、沙土,致使靈魂結不出果實,不能生出任何美善。你怎麼以為你的兒子在他年青時能逃脫魔鬼的陷阱呢?他們生活在埃及,生活在魔鬼的軍隊之中,沒有從任何人那裏聽到一句有益的話,他們看到的每個人(尤其是他的父母和教育者)卻引他走向相反的方向。他怎能逃脫呢?藉著你的勸誡嗎?你卻讓他做相反的事,甚至在他睡覺時也不許他思想熱愛智慧,相反,卻讓他不斷地專注於今生及今生的收獲,這只是助他沉淪。或者,善會自發生嗎?絕對不會;年青人自己沒有力量使自己在德行中成全,如果在他內生出善來,這善與其說是在你話語的摧殘下成長,不如說是消亡。就如若肉身吃了有害的食物,就不會活得長久,靈魂亦然,若它接受了這樣的勸言,就不能思想美善而又偉大的事;不,靈魂就如受瘟疫的感染,最終不可避免地要下地獄裏喪亡。
  二十九、因為你彷彿是有意要毀掉你的孩子,竟命他們行那些不可能使人得救的事。你要先看看聖經上寫了什麼。經上說:「你們現今歡笑的是有禍的。」(路6:25)但是,你卻給你的孩子大量歡笑的理由。「你們富有的是有禍的。」(路6:24)但是,你主要關心的卻是要他們獲得財富。「幾時,眾人都誇讚你們,你們是有禍的。」(路6:26)但是,你卻常為了人的榮耀而花費你的一切生活所有。另外,凡誹謗自己兄弟的「就要受火獄的罰」(瑪5:22)。但你卻認為默默地忍受他人的冒犯之語的人是軟弱怯懦的。基督命我們避免爭鬥與紛爭,但是你卻不斷讓你的孩子關注於這些邪惡之事。祂在許多情形下命令,若眼睛引人於罪惡之中,就把它剜去(參閱瑪5:29),但是,你卻特別與那些能給予錢財的人為友,即使他們可能教導你們極為墮落的東西。祂命令我們,除非是為了姦淫,不得休妻(參閱瑪5:32),但是,若可獲得錢財,你們就命令人無視這一誡命。祂絕對禁止人起誓(參閱瑪5:34),但是,若你們看到有人遵守這一禁令,竟加以嘲笑。主說:「愛惜自己性命的,必要喪失性命。」(若12:25)但你卻盡你所能的引導你的孩子愛惜自己的性命。「你們若寬免別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寬免你們的。」(瑪6:15)但是若你們的孩子不想報復冒犯他們的人,你們竟會因此而批評他們,試圖將他們領到令他們想要報復人的地方去。基督說,如果你們出於虛榮而行任何善工──守齋、祈禱及施捨──所有這樣做的善工都是無效的(參閱瑪6:1),但你卻只想著安排令你的孩子受人讚美。為什麼還要一一加以列舉呢?如果所列舉的這些罪行,不必全都違犯,就是只犯其中一項,就足以給他預備一千個地獄,而你們卻將它們合在一起,把這不可負擔的重罪加在你的孩子身上,使他們背負著這些下到火湖中去;帶著如此多的柴火,他們怎能拯救自己呢?
  三十、你們讓自己的孩子行相反基督誡命的事已夠壞了,卻還以聽起來有益的名稱加以掩飾。你們稱不斷參加賽馬比賽、去劇院看戲為「社交生活」;稱擁有財富為「自由」;稱魯莽為「開放」;稱揮霍浪費為「人道」,稱不公正為「男子漢氣概」。彷彿這樣自欺欺人還不夠,你們還以令人反感的名稱稱呼德行:稱質樸為「缺乏教育」,稱溫柔為「膽怯」,稱公正為「軟弱」,謙卑為「盲從」,不發怒為「無能」。彷彿你們害怕孩子聽到這些德行與惡行的真實名稱,因而躱避惡行如同瘟疫一般。因為以惡行的真實名稱稱呼它們,會激起人對它們的厭惡。我知道有許多人就是以這種方式醒悟過來的,當他們聽到這些令人極其討厭的名稱,就在生活上變得更加簡樸。但是,你們卻由你們孩子身上剝奪了這一改正的方法。更糟的是,你們不僅以你們的言詞,也以你們的行為促使他們行惡──你們建造富麗堂皇的住宅,購置良田,以各種各樣光彩奪目的東西圍繞他們,你們以所有這一切使他們的靈魂昏暗,如同濃雲密佈。當我們看到你使他們所傾向的正是基督所說令人無可避免的陷入喪亡之中的事情時,當我看到你們無視他們的靈魂,把它視為某種多餘的事物,卻使自己關心極其奢華之事,彷彿這些是必須而重要的事物的時候,我怎能確信他們可能得救呢?為了給予你們的兒子僕人、駿馬和華服,你們什麼都願意做;但是你們甚至連思考一下讓他自己成為良善的都不願意。不,人竭盡所能地使自己為了嚴石和樹木操心,卻絲毫也不關心靈魂。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確保在你們的家裏有可愛的雕像和黃金屋頂,但是,你們卻根本不想一想,所有像中最為寶貴的靈魂也應像黃金一般。(漢譯者註:人是天主的肖像。)
  三十一、更有甚至,為了讓我們的孩子通曉科學,我們不但除去所有與之有衝突的教訓,凡支持它的一切,我們都會給予他們:我們把導師和教授強加給他們,給予他們經濟上的支持,使他們不必關心其它的事情;我們甚至比奧林匹克運動會的教練更甚,我們向他們嚷嚷不學習所導致的貧窮,學習所導致的富有。我們自己,並且還通過他人,所做的一切,所說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引導他們完成學業;對此,我們並不總是成功的。但是,按我們的觀點,難道行事謙卑勤奮,舉止可敬,這些都會自然獲得,而不管眾多障礙這些德行的事物的存在嗎?將我們如此多的時間和精力都用於容易之事上,彷彿這些事都不可能做到一樣的,但是,對於那些為我們較難之事,卻把它們視做空虛而無意義、只有在我們睡覺時才臨於我們的事情。還有什麼比這更瘋狂的事呢?在虔誠的生活中訓練我們的靈魂,比研究科學要難上許多倍,做比說更難;行動與言說是不同的。
  三十二、你說:「但是,為什麼我們的孩子需要這樣的智慧,要有這樣的嚴格舉止呢?」對於如此重要的事情,支持我們生命的,竟認為它是過份而不必須的。這才是極具破壞性的事情。看到你們的兒子身體虛弱,沒有一個人會問:為什麼他需要身體健康強壯。相反,你們會用盡一切辦法,使他的身體恢復健康,不要再舊病復發。但是,當孩子的靈魂有病時,他們卻說:他們不需要醫治;說了這樣的話後,他們竟然還敢自稱是孩子的父親!你說:「什麼?難道我們只要尋求智慧,而不顧世界上一切事情嗎?」最可敬的人啊,決不是這樣的。毀壞瓦解一切的,不是熱愛智慧,而是缺乏智慧。請告訴我,是誰破壞了如今事物的狀況──是那些節制而又謹慎生活的人,還是那些發明新奇且不法的方法使自己快樂的人呢?那些想為自己搶奪他人所擁有的東西的人,還是那些對自己所有感到滿足的人呢?是那些熱愛世人,溫和而不求人的尊敬的人,還是那些向自己的弟兄要求超越一切義務的尊重的人(若有人在他們進來時不站起來,或是不先向他們問安,或是不向他們俯首,或是與他們意見不一致,就會使他們備受煩惱)呢?是那些喜愛順服的人,還是那些尋求權力地位,為此樂於做任何事、忍受任何事的人呢?是那些自認比所有人都好,因此以為自己可以說任何話、做任何事的人,還是那些自認是最末的,藉以馴服不合理的固執情慾的人呢?是那些嫖娼、汚穢他人的婚姻牀第的人,還是那些滿足於自己妻子的人呢?在人類社會中,前者不就是那些像身體上的毒瘤、海上的狂風那樣的人嗎?他們缺乏自制,即使是那些若不受打擾就能自救的人也因他們而沉迷於惡。後者不就是那些就如黑暗中的明燈的人嗎?他們不就是海難中使人得到安全,在遠遠的高處舉著智慧之燈,引領渴望它的人進入平安的港灣嗎?另一些人豈不是這樣的一些人嗎?他們引起騷亂、戰爭和爭鬥、城市毀滅、俘擄、奴役、失去自由、謀殺、在生活中數不盡的災難──不但引起人禍,也包括天災,例如:乾旱、洪水、地震、城市受侵略、饑荒、瘟疫、以及從天而降的一切災禍。他們貶低社會秩序,毀壞普遍的美善;給他人帶來數不清的不幸,使尋求平安的人混亂,吸引他們,之後把他們撕得粉碎。法庭和法律,判決與各種刑罰就是為這些人而製定的。
  三十三、如果我們想要在我們的孩子幼年時就教育他們,把他們交給想要教育他們的人,我們的孩子當然就能在戰鬥中站在前綫;因為天主不會輕視這樣的熱忱,而會伸出手來完成肖像。當祂的手行動時,不可能不成功,或更好說,只要我們完成我們所必須做的,就不可能不達至最高程度的光輝與榮耀。如果婦女在撫養孩子時能夠傾向於尋求天主的幫助,那麼,如果我們也願意這樣的話,我們也能做同樣的事。為了不使這篇講道過於冗長,我雖然能引述許多婦女的例子,但是,除了一個例子外,其它的例子,我將略而不提。
  有一個名叫亞納的猶太婦女。這個亞納生了一個兒子,就不希望再生養兒女了,因為她本是荒胎的,她為此流了許多涙,才生了這個兒子。雖然她的對手經常為她的荒胎而辱罵她,她的做法卻不像你們一樣,她生下了這個孩子,但只把他養育到斷乳的時候。孩子一不需要母乳的滋養,她就立即把他帶來,獻給天主,並不要求讓孩子回家,卻把他留下,一直住在天主的殿裏。當她因母愛而想要看他時,並不叫孩子到她那裏去,而是與他父親一起去孩子那裏,她小心地待他,就像向天主所獻的祭物一樣。為此緣故,孩子成了極其英勇而偉大的人,當天主因猶太子民的極端不虔誠而轉面不顧他們時,當天主不再發預言,不再使猶太人看到神視時,這個男孩卻再次以自己的聖德吸引了天主,他乞求天主將猶太人先前所擁有的賜予他們──更新已中斷了的預言。當他還未成年,還只個孩子時,就做到了這些。聖經說:「那時,上主的話少有,異象也罕見。」(撒上3:1)與此同時,天主卻經常將自己的旨意啟示給撒慕爾。
  總把你所獲得的東西獻給天主,不但獻上財物,甚至獻上自己孩子,就會具有這樣的利益。因為如果在論及我們的靈魂時,主這樣命令我們(參閱瑪10:37),其它事物豈不更要如此了嗎?古聖祖亞巴郎也這樣做了,甚至做得比這更多,為此緣故,他獲得了一個享有大榮耀的兒子。當我們將自己的孩子獻給主時,我們特別要他們與我們在一起。主會保護他們,比我們所能的更多,因為祂更關心他們。你沒有看到富人家裏所發生的事嗎?在那裏,與自己的父母一起生活的出生卑微的僕人,他們所受到的尊敬,所具有的權力,並不如那些主人由其父母那裏帶走的人,主人委派他們管理他的事務,讓他們看守財寶,給予他們善意與自由。如果人對他們的僕人如果和藹,心存善意,無限的美善──即天主──豈不更要如此嗎?
  三十四、讓我們準許我們的孩子事奉天主吧,不但把他們帶到聖殿,就像撒慕爾那樣,也要把他們帶到天上,與天使及總領天使一起事奉。因為任何人都會看到,凡是使自己獻身於愛智慧的人,的確都會與天使們一起事奉。並且,這樣的孩子不但會放膽代表他們自己,也會代表我們。因為如果一些孩子因他們的父親由天主獲得助佑,那麼,父親因自己的孩子,將要獲得更多的助佑;因為在前一種情形裏,助佑只是出於父子天性,而在後一種情形裏,它也來自養育之情,這比父子天性來的更為重要。
  我要由聖經給你提出兩者的證據來。希則克雅是一位有德行的虔誠君王,他不敢因自己的善行經受威脅他的巨大危險,天主因他先祖的德行拯救了他,就如天主自己所說:「為了我自己,為了我的僕人達味,我必要保護拯救這城。」(列下19:34)保祿在他寫給弟茂德的書信中論到父母說:「她(女人)若持守信德、愛德、聖德和莊重,藉著生育,必能獲救。」(弟前2:15)聖經稱讚約伯,因為他「為人十全十美,生性正直,敬畏天主,遠離邪惡」(約1:1),也因為他對自己子女的關愛。(約1:5)這一對子女的關愛並不在於為他們歛財,也不在於使他們成為顯耀有名之人,在於什麼呢?請聽聖經說了什麼:「及至宴飲的日子輪流一週,約伯總是派人召集他們來聖潔他們,清早起來照子女的數目,獻上全燔祭品說:『恐怕我的兒子犯了罪,心中詛咒了天主。』約伯常常如此行事。」(約1:5)如果我們忽略了這些事,我們要怎麼為自己辯解呢?因為如果那些生活在恩寵時代與法律時代之前的人,他從未領受任何有關養育子女的教訓,尚且如此關心自己的子女,為子女所犯的隱秘罪惡而膽戰心驚,那麼,我們這些生活在恩寵時代的人要如何辯解呢?我們有如此眾多的教師,如此眾多的榜樣與教導,與此同時,卻不但不為他們的隱秘罪惡感到害怕,甚至還無視顯而易見在罪惡;我們不但自己忽略他們,甚至還趕走不這樣做的人。正如我先前說過的,與亞巴郎的許多其它德行相比,他更引人注目的就是這一德行。
  三十五、因此,我們既然有如此眾多的榜樣,就讓我們為天主預備虔誠的奴僕吧。如果那些為各城預備競賽的角鬥士,或是為君王預備武士的人,如果他們備受人們的尊敬的話,那麼,如果我們為天主預備如此勇敢偉大的人們,更好說他們都是天使,我們所要獲得的恩賜又將是什麼呢?我們要盡我們所能地給他們留下存留到永遠的虔誠財富,這些財富即使在我們死後仍伴隨著我們,不但在今世,就是在來世也會給我們帶來極大的利益。世上的財富不會伴隨人進入永恆,他們在此世甚至會比他們的主人先毀壞,並且它們常常會毀滅他們的主人。但虔誠的財富在今生與來世都是恆久長存的,保護那些獲得它們的人存留於安全之中。確實是這樣的:凡是喜愛屬世之物超過屬靈之物的人將要失去這兩者,但是,凡渴望屬靈與屬天之物的人可能也會獲得屬世之物。這話並非我說的,而是主自己說的,祂應許我們要將這一美善賜予我們,祂說:「你們先該尋求天主的國和它的義德,這一切自會加給你們。」(瑪6:33)有什麼可與此尊榮相比的呢?祂說,你要關心屬靈之物,將其它一切都交給我。慈父會自己照顧家裏的一切,管理僕人及其它一切事情,卻要建議兒子關心熱愛智慧。天主也是這樣。讓我們聽從這話並開始尋求天主的國;那時,我們就會在各地看到虔敬的孩子。我們自己就會和他們一起受光榮,也會因現今的美物而喜樂。你們必須愛將來的屬天之物。如果你們聽從這話,你們就會獲得巨大的賞報;但是如果你相反這話,而不聽從,你就要忍受可怕的懲罰。因為我們不能自己辯解說:「沒有人教導我們這些。」
  三十六、未被馴服的青年人需要許多導師、教授、指導、觀察者和教育者。只有經過這樣的努力,才能使他們受到管教。青年就是未被馴服的馬或野獸。因此,如果我們在他們幼年時就將規矩放在他們身上,我們就不需要花太大的氣力;相反,習慣成自然。我們不要允許他們做自己所喜悅但卻有害的事;我們不要因他們還是孩子就試圖取悅於他們,因為與青年相比,這樣做會帶來更大的害處。首要的是,我們要保存潔德。與其它事情相比,我們自己更關心此事,給予此事最大的專注。我們要盡早為他們娶妻,這樣他們就能以純潔無玷的身體與他們的新娘結合。這種愛特別熾熱。凡在結婚前保持純潔的人,更可能在婚後也保持純潔。但是,那些在婚前就學會了姦淫的人,在婚後也會這樣做。因為經上寫道:「縱慾的人,一切食物都是香甜的。」(德23:17)為此緣故,要給那些未被肉慾克勝征服而進入洞房的人的頭上戴上冠冕,作為得勝的記號。若有人易於貪愛享樂,他將自己交給娼妓,那麼,他有什麼理由在自己的頭上戴上冠冕呢?因為他已被戰勝了。我們要將這些灌輸給他們,教導他們這些,以不同的方式警告他們。
  三十七、我們獲得一個重要的保證──孩子。因此,我們要照顧他們,要防止那惡者不會把他們從我們身邊偷走。與此同時,我們要做與此相反的一切。我們要盡一切努力確保我們的田地受到了良好的照料。我們尋找最有經驗的監工,但是,對我們最寶貴的財富──其它所有的美物都是由他們而來──我們卻一點也不留意,即我們應將我們的兒子委託給能保存他的潔德的人。我們關心給他提供財富,但卻不關心他本人。你看,我們有多麼愚蠢啊!首先要教育你兒子的靈魂,後來他就會獲得財富。如果他的靈魂是惡的,他就不會由錢財獲得絲毫利益。相反,如果他受到適當的教養,那麼,貧窮絲毫也不會對他造成傷害。你想要給他留下財產嗎?你要教導他做良善的人。因為對沒有接受過適當的教養的孩子而言,貧窮比富裕更好;貧窮會使他們在聖德的界限內相反自己的意志。但是,即使對不希望富裕的人而言,富裕並不會允許人度純潔的生活,卻要引誘他進入無數的罪惡之中。
  三十八、母親們,你們照顧你們的女兒。這對你們並不困難。你們密切注意她們,讓她們坐在家裏。首先,你們要教導她們虔誠、謙虛、輕視金錢,不要過於在意奇裝異服。你們要讓他們婚嫁。如果你們這樣養育你們的女兒,你們不但救了她,也救了娶了她的丈夫;不但她的丈夫,也救了她的孩子;不但她的孩子,他的孫子也得救了。如果根是好的,枝子就會更好地生出枝子,你們會因此獲得你們的賞報。因此,讓我們做每一件事,彷彿我們不單要照顧一個人的靈魂,也要照顧由他而有的許多人的靈魂。因為在結婚的時候,她們要從她們的父家前行,像戰士從競賽場前行一樣;即,她們應確切地知道全部生兒育女的學問,由此,她們能像酵母一樣地,使全團都發起來。
  三十九、再者,兒子們也應是謙虛的,好使他們能由他們的良好道德與潔德被人認出,好使他們能由人和天主大獲讚美。讓他們學習克制自己,不要謀求過度的財富,生活節儉,溫和待人;讓他們學習順服於掌權者。因為他們能由此為父母獲得大大的賞報。於是一切都指向天主的榮耀,以及我們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內的救恩,願光榮、主權與尊崇都歸於祂,偕同父及聖神,從現在到永遠,世世無窮。阿們。

金口聖若望論教育子女的教言終
榮耀歸於天主!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安立甘传统 » 论教育子女
分享到: 更多 (0)

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新兵招募问题解答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