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首位独修士圣保罗(保禄)生平

以下是我們在諸聖中的教父、教會聖師聖熱羅尼莫所著首位獨修士聖保祿的生平:

序言

  對於誰是在曠野中過獨修生活的第一人,許多人有爭議。一些人追溯到真福厄利亞和洗者若翰,認為他們是最初的獨修士。但是,對我們而言,厄利亞似乎更是一位先知,而非修士,這對若翰亦然,他甚至在尚未出生時就發了預言(路1:44)。其他人則說安當是第一位獨修士,許多人都持這種觀點,但卻並不全對。因為第一位獨修士並不同於第一個鼓勵他人過獨修生活的人。甚至連安當的門徒──亞瑪塔和瑪加略,前者埋葬了安當的遺體──現在也主張代巴依德的保祿是獨修生活的先驅。我自己就傾向於此這種觀點。儘管如此,仍有許多人會重複說,各種各樣有關獨修士保祿的故事(諸如:保祿只是一個住在地洞裏的長髮及踝的人,以及其它人們所發明出來的冗長無益的故事)都是些奇思怪想。對這些魯莽的謊言需要加以駁斥。
  因此,當我看到拉丁人和希臘人現在正勤於出版安當的行實,就決定寫下一些有關保祿生平始末的事,這不是因為我對我自己的能力有極大的信心,只是因為至今它仍未被記載下來。在他一生的大部份時間裏發生了些什麼,或他與撒殫進行了怎樣的戰鬥,還不未為任何人所知。

第一章

  在德基烏斯和瓦萊里安教難時,迫害的狂風暴雨使埃及和代巴依德的許多教堂成為廢墟。就在這一時期,高爾乃略在羅馬,西彼廉在迦太基,光榮地傾流了熱血。為基督之名被付交於刀劍之下被認為是真基督徒的祭獻。但是仇敵魔鬼想要控制的是人的靈魂而非人的肉體,牠們發明了致人於死地的精細而托延的方法。正如受過這樣之苦的西彼廉所說:「雖然他們想要死,但死亡卻並未給於他們。」我要給你們兩個這樣的例子,好使你們更好地理解魔鬼的殘忍。

第二章

  有一位的殉道者,他在刑架上受燒紅的鐵塊烙烤,卻仍堅定保存信仰。因此,他們命人給他渾身涂上蜂蜜,把他雙手反綁置於烈日之下,希望即便烈日的炙烤不會令他背教,他也會屈服於昆蟲的叮咬。

第三章

  他們命人將另一個青春年華的少年帶到一個怡人的小花園裏,花園裏開滿百合花和紅玫瑰,一條潺潺的溪流從園中流過,微風吹拂,樹葉颯颯作響。他們讓那少年躺在羽絨牀上,用柔軟的絲繩把他綁在牀上,免得他逃跑,就這樣把他留在園中。他們走後,一個美貌的娼妓進入園內,開始輕撫他的身體,擁抱他,想要把他撑握在自己手中,所有這些實在令人羞於敘述,那女人想要激起他的情慾,好使自己贏得可恥的勝利。我不知道這位基督的戰士是如何做的,或者他是如何做出決定的。刑罰所不能做到的,逸樂會得勝嗎?最後,當那娼妓要親吻他的臉時,這少年受到上天的啟示,咬斷自己的舌頭,把它吐到那女人的臉上。於是,隨之而來的劇痛比情慾的感覺更為強烈。

第四章

  當這些事情發生的時候,保祿大約十五歲。他和他已結婚了的妹妹父母雙亡,但父母給他們留下了大筆財產。他受過良好的希臘文和科普特文教育,有極高的造詣,他生性溫文爾雅,深愛天主。當教難的風暴來臨時,他秘密地逃往一個偏遠的村莊。那時,本應保護他的妹夫卻想要出賣他。妻子的眼淚、家庭的紐帶、甚至在上鑒察一切的天主,都不能阻止他的惡行。殘酷暴行會驅使人們像敬畏天主的人那樣地採取極端的行為。
  但是,這位最謹慎的青年聽到此事後,就逃到曠野裏的深山中,等待教難的結束。儘管那裏缺乏生活的必需品,但他卻非常喜愛這樣的生活,他漸漸遷移到人跡罕至之處,最終到了一座由嚴石所形成的山,山腳下有一個很大的山洞,洞口有一塊大石擋着。他移開大石,進入洞中,滿懷好奇之心,想要探究有什麼不為人所知的事,他發現裏面有一個寛敞的空間,洞的上方有一個朝天的孔,一棵古老的棕櫚樹的樹枝遮庇着那個孔。那裏有一股泉水,泉水由泉源湧出,浸潤着大地。在山腳下還有一些小的建築物,裏面有鑄造錢幣用的刀、鐵砧和木槌;埃及人的書中告訴我們,在安東尼和克萊奧帕特拉共同執政時,這裏曾是秘密的造幣廠。

第五章

  他以感恩之心接受了天主賜給他的這個居所,開始在祈禱和靜獨中度日。棕櫚樹給他提供了食物和衣服。為使你們不要以為這是不可能的,我呼求耶穌和祂的聖天使作證,在鄰近敘利亞的撒拉森人的曠野,我親眼看到一位隱士,三十年來他只吃麵包和汚濁的水度日。另有一人生活在一個用敘利亞人異教方言稱為庫巴的舊水池裏,每天只吃五個乾無花果維生。對那些沒有信仰的人來說,這樣的事似乎都是不可信的,但對那些信的人,所有這些事都是可能的。

第六章

  言歸正傳,當保祿一百十三歲時,九十高齡的安當仍生活在曠野的另一處。那時,安當說他想知道在曠野裏是否有比他更成全的修士,當他晚上睡覺時,天主啟示他在山裏有一位比他更好的人,並讓他急速前去拜訪他。天一亮,這位可敬的長老就出發了,卻不知應往哪裏去,他拄着木杖以支撑他那羸弱的肢體。正午的烈日在他頭頂暴曬,但他卻根本沒有放棄已開始的旅程的意思。
  他說:「我信我的天主,祂會如祂所應許的,將自己的僕人指示給我的。」
  話音剛落,他就看到一個半人半馬的生物,就是詩人們稱之為Hippocentaur的怪物。他一看到它,就在前額畫十字聖號。
  「哎!天主的僕人住在哪裏?」他高呼道。
  那怪物發出奇特而近乎瘋狂的聲音,它說着不知何意的話語,臉被鬃毛遮蓋着,想要使安當明白它的意思。之後,它用右手指向所要指的方向,向着村莊的方向以鳥兒飛行的速度跑去,從視野中消失了。我並不確知這是否是想要驚嚇安當的魔鬼的幻像,或者這只是曠野裏的一種動物(那裏是各種各樣怪獸滋生地)。

第七章

  安當大為震驚,當他從所看到的一切中回過神來後,又往前走了一小段路。不久,他看到在一個山洞中有一個小矮人,這人長着彎彎的鼻子,額上長着角,下半身長着羊的蹄子。安當看到後,像一個勇士那樣地手執信德之盾,佩戴着望德的護心鏡(弗6:14)。雖然安當有些害怕,這怪物卻作出了友善的表示,給了他一些椰枣,作為旅途的食糧。安當接受了,走近那怪物。
  「你是何物?」安當問道。
  「我是可朽之物,」他回答說:「是異教徒以法盎斯、撒諦爾及英庫比之名朝拜的曠野居民之一。我來到你這裏,作為來自我的人民的特使。我們懇求你為我們祈求我們共同的天主,我們知道祂來拯救世界,祂的聲音傳遍普世(詠19:4)。」
  聽到這些話,我們年高德邵的旅行者的臉上不禁熱淚滾滾,內心洋溢着巨大的喜樂。因為他正因克勝撒殫的基督的榮耀而歡欣,與此同時,他也為自己能聽懂那物所說的話而感恩。他用手杖擊地,高呼:「亞歷山大,你有禍了,你敬拜怪獸而不崇拜天主;娼妓之城,你有禍了,全世界所有的魔鬼集中在你那裏!現在你能說什麼呢?因為那怪獸講論基督,而你卻仍不敬拜基督而敬拜怪獸。」
  他剛一說完這話,那長角的動物就彷彿長了翅膀一樣地離開了。為了使人不受到試探,不信所發生這一切,你要記得,在君士坦提鳥斯皇帝在位期間,整個世界都為這事做證:一個這樣的活物在亞歷山大里亞城裏被展出,供民眾觀看。後來為避免它的屍體因天氣炎熱而腐爛,人用鹽把它腌了,帶到安提約基雅,皇帝本人也看到了。

第八章

  言歸正傳,安當繼續他的旅程,延着野獸的足跡進入荒無人煙的廣闊曠野。他不知道要如何做,也不知道自己會被帶到何處。又一天過去了,他並沒有感到不安,他堅信基督不會棄他不顧。第二天晚上,他徹夜在黑暗中祈禱,在黎明微弱的亮光中,他看到一隻狼,口乾舌燥,向一座山的山腳跑去。安當看到它跑去的地方,就尾隨着它,那狼進了一個洞穴,就不見了,安當向洞穴走去。他開始向洞穴內觀看,卻沒有發現什麼滿足他的好奇心的東西,因為洞內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但是,正如經上所說,「圓滿的愛把恐懼驅逐於外」,安當像一個熟練的探險者一樣,屏息慢慢步入洞內。他一點一點向裏走,不斷停下來,突然他聽到一個聲音。之後,在一片黑暗中,他看到遠處有道亮光。安當急切地朝着亮光走去,他的腳碰到一塊石頭,發出很大的聲音。真福保祿聽到這聲音,(以為是狼),就把開着的門關上了,想要把狼關在外面。安當來到門口,俯伏在地,求保祿讓他進去,直到第六時辰。
  安當說:「你知道我是誰,我從哪裏來,我為什麼來。我知道我不配見你。但是,除非見到你,我不會離開。你允許野獸到你這裏,卻為什麼把人趕走?我尋找你並找到了你。我敲門,因此請你開門!如果你不開門,我就死在你門口。你就不得不埋葬我的屍體。」
  他站在那裏一動不動,不斷祈求。英雄遂以簡短的話問他說:
  保祿說:「如果有人想要脅迫他人,他肯定不會這樣祈求。沒有一個如此痛哭流涕的人會傷害任何人,但是,既然你自己說要死在這裏,又為什麼會懷疑我不會打開我的門呢?」
  保祿終於微笑着打開門。他們互相擁抱,彼此稱呼對方的名字,互相問候,一起感謝天主,給予對方神聖之吻,就坐了下來。
  「現在,」保祿說,「看看你費盡千辛所找到的是什麼:只是個不修邊幅、白髪及臂的虛度年歲的人。看,我只是個人,不久就要成為灰土。但是,既然『愛德凡事包容』(格前13:7),請告訴我,人類現在怎麼樣?是否在古老的城市裏有新的建築建起?世界被統治得如何?是否有人仍處在魔鬼的權能之下?」

第九章

  兩人正談話之際,看到一隻烏鴉進來停在樹枝上。他們驚奇地看着它,那烏鴉輕輕地飛了下來,放下一整塊餅,就飛走了。
  「多麼奇妙啊!」保祿說。「六十年來,至仁至慈的上主每天給我送來半塊餅。現在,因為你的前來,祂派祂的僕人送來兩倍的量。」
  他們感謝了上主所做的工,就在泉水邊坐了下來。從那以後,直到晚上,他人都在爭論由誰來分餅。保祿說應由客人來做,而安當則說應由長者來分。最後,他們達成妥協,由他們每人拿住餅的兩端把餅擘開,結果他們每人吃了手中所持的半塊餅。之後,他們每人低頭喝了些水,就徹夜祈禱,向天主奉獻讚美之祭。

第十章

  當白晝再次來臨時,保祿對安當說了這些話:
  「弟兄,我知道你住在這一地區,已有很長的時間了。天主應許我,有一天祂會派遣你來,做我的同僕。但是我離世的時間已近了,我一直渴望『解脫而與基督同在一起』(斐1:23)。『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正義的冠冕已為我預備下了。』(弟後4:7-8)上主派你來將我的屍體葬在土裏。你確實會使土歸於土。」
  想到要被拋棄,安當悲傷哭泣起來,祈禱自己能分享和他分享這一旅程。
  「你不必知道我的死期,」保祿說,「但應知道另一件事。你所要做的是跟隨羔羊,直到你放下肉身的重負的時候來臨,這是為了讓其他弟兄追隨你現在所要做的榜樣。因此,趁着還來得及,快去把亞大納削總主教給你的斗篷拿來給我,你好用它來包裹我的屍體。」
  真福保祿要這斗篷並不是因為他極在意是否他的遺體會穿着衣服或赤裸着腐爛,因為他身穿棕櫚樹葉做成的衣服已有很長的時間了,他這樣是因為如果安當離開,那因保祿即將到來的死而帶給安當的憂傷會有所減輕。

第十一章

  聽到保祿說到亞大納削和他的斗篷,安當非常震驚,但是,就彷彿自己正在聆聽基督親口所說的話語一樣,他的內心懷着對敬畏天主之情,不敢做其它事,只是靜靜地含着眼淚吻了保祿的雙眼和雙手,就起身返回後來被撒拉遜人占領的修道院。他的行程並不輕鬆,他年事已高且常年守齋,因此,他的身體很虛弱,但他的心靈卻使他克服了年齡的影響。最終他終於走完了路程,氣喘噓噓、筋疲力盡地來到自己的修道小屋。長久以來一直照顧他的兩個門徒跑出來迎接他。
  「父啊,這段時間你在哪裏?」他們問道。
  「我這罪人有禍了。」安當答道,「稱我為修士,是在騙人。因為我在曠野裏真地看到了厄里亞和洗者若翰,還有在樂園裏的保祿。」
  他沒再多說什麼,只是捶着自己的胸膛,從小屋裏取出斗篷。
  「你不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嗎?」門徒問。
  「緘默有時,言談有時。」(訓3:7)他回答說,隨即出發,沿着來時的路走了,甚至連些許的食物都沒有取,他只想着保祿,渴望見到他,親手為他劃像。因為他擔心在自己不在時,保祿會將靈魂交給基督。事實上,事情正是這樣的。

第十二章

  第二天的第三時辰,安當看到保祿身穿如同雪一樣白的閃閃發光的長袍,在先知和天使的歌團中升到天上,他立即俯下首去,把頭埋在沙裏,痛哭流涕。
  「保祿,你為什麼離我們而去?」他高呼道,「你為什麼未經道別就走了?現在我才剛開始認識你;為什麼你突然離去?」
  真福安當後來說,他簡直像飛一般地快速跑完了接下來的路程。事實也確是如此。當他進到洞穴裏時,發現保祿跪着,雙手伸開,身子一動不動。安當開始還以為保祿在祈禱,於是他也祈禱了起來。但是,他沒有聽到保祿發出慣常的應答聲,就含着眼淚跑到他面前親吻他,發現那確實只是這位聖者的遺體。於是,安當向萬物為之生活的天主獻上了為亡者祈禱的經文。

第十三章

  他唱着傳統的基督教讚美詩和聖詠,把保祿的遺體包好,搬到外面。他為自己沒有鏟子掘地而感憂愁,想着此事,設想着種種可能的方法。
  「如果我回修院去取,」他說,「要用三天的時間。如果我留在這裏,卻又什麼也不能做。因此,若是合適,就讓我死在這裏吧。基督啊,讓我在你的鬥士保祿身邊呼出我的最後一口氣吧。」
  就在他為些感到困惑時,他突然看到兩隻獅子從曠野裏向他奔跑過來,它們的鬃毛隨風飛舞。起初,安當很害怕,之後,他的思想回歸天主,他靜靜地站在那裏,好像他正看着的只是兩隻鴿子而已。獅子直奔聖人的遺體,伏在他的腳前,高聲吼叫,安當明白它們在以它們所知道的唯一方式哀悼(保祿的死)。之後,它們就開始稍遠處掘地,掘了一個足以埋葬一個人的坑穴。它們彷彿是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尋求賞報一樣,走向安當,兩耳竪起,伸出頸項,舔他的手和腳。安當明白它們是在求他祝福。他毫不遲延地向基督傾訴讚頌:甚至連不會說話的動物也仰望天主。
  「天主啊,若無你的許可,一片樹葉也不會從樹上落下,一隻麻雀也不會掉在地上,願你的旨意在這些受造物身上承行。」
  他用手示意獅子離開。它們走後,安當把保祿的遺體背在自己上了年紀的肩上,把它放在墓穴中,蓋上土,按風俗堆了一個土堆。第二天天一亮,作為這位未留下遺囑的人唯一繼承人,安當擁有了保祿為自己用棕櫚葉編織的外衣。他回到自己的修道院,將所發生的每一件事都告訴了自己的門徒。從那以後,每當復活節和五旬節,安當都要穿上保祿的外衣。

第十四章

  作為這篇短文的結束,我要問那些不認識他們所繼承的是怎樣的產業的人,那些住在大理石大厦中的人,那些確信獨生子會有益於他們的全部財產的人,請問這位赤身裸體的老人可曾缺少過什麼東西?你們鑲嵌寶石的酒杯飲酒,他卻滿足於自己的一抔水;你們身穿金絲綉成的外衣,他的衣服卻比你們奴隸的衣服都粗糙。但是,對他而言,樂園的大門因他的赤貧而開啟,你們卻憑你們的金銀繼承地獄。他赤身裸體,卻穿上了基督,你們綿衣華服,卻失去了基督的庇護。保祿被埋葬在貧瘠的土地中,他要在榮耀中復活,你們吹噓着自己奢華的墳墓,卻要為你們所做的一切所焚燼。我乞求你,至少拿出你們所珍愛的財富中一部份與人分享。為什麼你們身穿金衣下葬呢?怎麼你們的虛榮心甚至在哀悼的眼淚中都不能得滿足呢?難道你們以為死屍穿着銀衣就不腐爛嗎?
  我祈求凡閱讀這故事的人,請你們記念熱羅尼莫,一個罪人,如果主給他選擇的話,他寧願選擇保祿的外衣及它的所有功德,也不會選擇君王的紫紅袍及他們的王國。

首位獨修士聖保祿的生平終

願光榮歸於天主!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安立甘传统 » 首位独修士圣保罗(保禄)生平
分享到: 更多 (0)

分享教会传统 善度信仰生活

新兵招募问题解答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